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江西首例非法捕捞水产品获罪案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1日 01:36:30

江西首例非法捕捞水产品获罪案

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

作案工具


  近日,江西省第一起因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获刑案件在九江市浔阳区人民法院宣判,犯罪嫌疑人徐明忠、曹达良、周仁展分别获刑。此时,长江航运公安局九江分局刑侦支队的队员们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回想起抓捕、取证、判决的日子,刑侦支队支队长助理薛骏印象十分深刻。“非法捕捞案件一般存在三个难点:抓捕难、取证难、认定难。在这次抓捕过程中,我们刑侦支队的队员都吃足了苦头,绞尽脑汁才抓住了8个犯罪嫌疑人,立案21起,并成功地采用侦查实验帮助法院取证,让他们得到应有惩罚。”

  A. 非法捕捞猖獗  例行抓捕却屡次落空

  每年4月1日至7月1日是长江禁渔期,任何捕捞的行为都是被禁止的,而在这段期间,市场上的江鱼价格就会节节攀高。为了谋取高利,非法捕捞变得十分猖獗,这无疑给了相关执法部门巨大的压力。

  “4月份以后,正是各种江鱼的繁殖时期,因此实施长江禁渔制度,是国家保护长江渔业资源,维护生态平衡、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各级政府也越来越重视。”薛骏说,以往只有渔政一家对非法捕捞进行管理,但是今年为了加大对非法捕捞的打击力度,长江航运公安局也从刑事犯罪这一块参与打击。

  参与打击非法捕捞以后,长江航运公安局九江分局刑侦支队十分重视。在禁渔期开始以后,刑侦支队就安排人员进行了夜间巡逻,但是每次江面上都是空无一人,而第二天在市场走访时又会发现有大量的江鱼出现。

  屡次抓捕却一无所获,而市场上依旧出现大量的江鱼,问题出在哪里?一时间,刑侦支队队员们都感到十分疑惑。

  “我们每次去江上巡逻都是突然作出决定,然后突然袭击,根本不存在通风报信的可能,那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捕鱼的呢?”薛骏回忆到,当时这个问题让所有队员都感到疑惑,直到有一天,有队员无意中看到抓捕偷沙的资料时,一个念头便出现在他的脑海:会不会从事非法捕鱼的渔民也派人在巡逻艇停靠的码头蹲哨?

  这个想法被提出来之后,引起了刑侦支队领导的重视,为了证实他们的猜测,经过几天的摸索求证,终于找到了他们所要的答案。

  “在长江上非法捕捞的渔民基本上都认识,他们的信息都是互通的。”薛骏说,原来为了躲避刑警的突击巡逻,这些非法捕捞的渔民自己达成了一个协议,轮流对巡逻艇码头进行蹲哨,只要巡逻艇一出码头,负责蹲哨的人就立刻打电话通知他们回岸躲避检查。

  了解情况之后,刑侦支队的队员们又遇到了一个难题,怎么将他们抓住?如果控制住蹲哨的人,然后进行江上突击,先不说渔民会跳江逃走,而且一旦抓捕可能就会走漏风声,让另外一批从事非法捕捞的渔民漏网,很难抓捕。

  “如果选择在江面上抓捕的话,很多渔民一看到我们就会直接跳江逃走,我们又不能追他们,只好将巡逻艇开走,防止他们在江里出了什么事故,案件也就只好放弃。”薛骏说。

  怎样将这些人抓住,更有力地打击非法捕捞的行为,成了所有刑侦队员的一块心头病。

  就在所有刑侦队员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大胆的设想被其中一名队员提出“为什么我们不能反其道而行之,从被监视,到监视他们,将水上抓捕变换成为陆上抓捕呢?”


  B. 改变抓捕方法  成功打击非法捕鱼行为

  有了思路之后,刑侦队员们充满了干劲,他们经过各种渠道,经过一点一滴的排查,终于发现,这些非法捕鱼的大部分是用高压电电鱼。

  使用高压电设备捕鱼,会将大量的鱼———不论大鱼、小鱼,还是鱼苗,全部电死,从而造成渔业资源进一步严重破坏。即使有时候鱼没被电死只被电晕,但是电流会对其性腺造成破坏,从而导致其不育,不能进行繁殖活动,对渔业资源也是一种严重的破坏;另外电捕鱼还会对鱼的食物,一些河流中栖息的无脊椎动物造成严重伤害,使鱼的生物饵料减少,间接影响渔业资源的恢复。

  在得知这些渔民是用高压电电鱼之后,队员们更加焦急了,抓捕行动拖得时间越长,对长江的鱼类就可能产生更大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