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批评家作家之间未必非得“你死我活” 我一把年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2日 10:11:19

  王春林的老家在山西文水,文水的命名源自从境内流过的文峪河。虽然王春林认为,这个“文”与文学和文化是无关的,但是他的一生与文学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其实,提起文水,很多人会想到武则天。王春林对这位老乡加同好,也一样是深感自豪的,因为武则天不仅是一代女皇,还是一个诗人。王春林本来是要学历史的,但是命运之神伸手一点,说你去学文学吧。于是,他就走上了文学批评的道路,不然的话他只能当一名不那么称职的历史教师。他出道时的第一篇论文,把目光投向了《活动变人形》,从此开启了对王蒙先生几十年的持续跟踪。不过,他认为评论家和作家之间,未必非得成为“你死我活”的敌人不可,成为要好朋友也一样可以进行相对客观冷静的研究。王春林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却做出一个逆向的选择,从山西来到陕西,从一个大学教授,变成了《小说评论》的主编,他对此的解释是,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恐怕还是对文学评论事业的热爱。王春林表示:“虽然也谈不上什么漂泊感,但等我真正要告别业已生活和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山西的时候,内心里还是有一些无法克制的伤感。”

  青年报记者 陈仓 李清川

  1 武则天还是一位诗人,我很以这一点为自豪。她不管怎么说都是文水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

  青年报:我在当当网上发现,有一本叫《人工智能》的书,作者也叫王春林,这个人不是你吧?在现实生活中,你还知道多少王春林,有没有遇到过另一个自己?

  王春林:这个人肯定不是我。虽然说我也一直在关注科学技术在当下时代突飞猛进式的发展,但从专业的角度来说,的确称得上是个科盲。因此,对于人工智能之类的话题,便只能是“虽不能至,却心向往之”的状态。其实,类似于人工智能这样的话题,我之所以会有所关注,关键原因在于,科学技术的发展正在而且还将更为深远地对人类生活产生根本性的制约和影响。但也正因为如此,我特别强调科学技术无论再怎么发展,也不能放弃应有的人文内涵。如果缺少了这样的一个前提,那科学技术的发展就很可能构成人类的灾难。

  话题回到“王春林”这个名字,在现实生活中,我的确遇到过另一个同名者。只不过,她不仅是我的学生,而且还是一位女性。当然了,在网络信息时代,如果上网去百度一下,你就会发现有好多个王春林同时存在,各种职业身份都有,我就不再赘述了。

  青年报:我们干脆直接谈谈这个话题。你觉得人工智能时代,文学以及文学批评与以往有什么不同之处?人工智能对此带来的最大冲击是什么?

  王春林:人工智能,当然是人类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一个结果。人工智能,原本是人类的造物,但在未来的某一天,会不会出现人工智能时空的状况,会不会人类自己也被人工智能这些人类的造物反过来吞噬掉,的确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最起码,在我这里,一种“杞人忧天”式的焦虑,是客观存在着的。我之所以在前面特别强调科学技术中人文内涵的重要,根本原因正在于此。至于,在一个人工智能时代,文学和文学批评与既往的时代有什么不同,恕我迟钝,在这一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体会和心得。据说,人工智能的发展,不仅已经能够让智能机器人和围棋高手对弈并占有绝对优势,而且还可以用“小冰”的名字创作并发表诗歌作品。但认真地读一读“小冰”的诗歌,却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或者也可以这么说,除了载体的变化之外,人工智能时代也罢,非人工智能时代也罢,文学的思想艺术内涵其实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当然,如此的一种“迟钝”,或许与我的文化保守心态紧密相关。

  青年报:你是山西文水人。“文水”两个字怎么解释?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故乡吧。

  王春林:尽管身为山西文水人,但你不问,我还真的没有留心过这个问题。这次你一问,我才去查阅相关资料,结果是,据县志记载,文水这一县名,与境内一条名叫文峪河的河流有关。“盖因县境文峪河自管涔龙门而下,至于峪口,其水波多纹,故以文水名之。”也因此,虽然从表面上看,似乎“文水”和“文学”一样,都有一个“文”字,但“文水”的命名,却和文学或者文化没有直接的关联。从具体的地理位置来说,文水是一块以平原地区为主,介于山和水之间的区域。东边隔山西的母亲河——汾河,与晋商故里之一的祁县接壤,西倚那首《人说山西好风光》里“右手一指是吕梁”的那座巍巍吕梁山。尽管行政区划属于吕梁市,但从文化习俗的角度来说,却更多与晋中地区相一致。

  青年报:你在文水生活了多久?有关故乡的记忆应该有很多吧?你最终从事与文学相关的工作,与这片土地对你的影响有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