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文化感悟】我在“诗和远方”兼备的嘉峪关等你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26日 03:10:12

我在“诗和远方”兼备的嘉峪关等你

  张慧珍

  如果你寻找“诗和远方”,会有许多选择:你可以选择“烟柳江边岸,花红草绿青,蝶舞花飞香,虫鸣鸟雀声”的江南水乡;也可以选择“红树青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的一碧万顷、草色铺展的大草原;你既可以选择“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的青山峻岭;更可以选择“望断层梯瑞石悬,思连绝顶叹云天。怒江壮景千重浪,魔鬼奇观四百旋。”的圣地西藏……但有这样一个地方,既有春夏的“湖城”水韵,也有深秋的“金黄美如画”,更有冬日的“舞姿轻盈雪”,还有大气磅礴、蔚为壮观的“北国风光”。为此,明代戎马倥偬的将军、军旅诗人戴弁曾经这样描写这里:“烟笼嘉峪碧岧峣,影拂昆仑万里遥。暖气常浮春不老,寒光欲散雪初消。雨收远岫和云湿,风度疏林带雾飘。最是晚来闲望处,夕阳天外锁山腰。”

  这个被无数文人墨客着迷和赋诗作文赞颂的地方,就是屹立在河西走廊上号称“天下第一雄关”的嘉峪关。这里,我试图用文字带你领略一下她悠久的历史、宏大的格局、博大的内涵、包容的气质和伟大的精神。

  一

  清代重臣林则徐途径嘉峪关时,曾经被这里的雄伟壮观所震撼,他提笔写了《出嘉峪关感赋》抒发心中感怀,特别是那句“东南谁比此关雄”写出了嘉峪关的气势和震撼之处。开国领袖毛泽东也深爱这首诗,他曾经手抄《出嘉峪关感赋》送给国际友人,可见毛泽东对这首诗歌的偏爱,也从侧面验证了一代伟人毛泽东对嘉峪关的向往之情。

  嘉峪关是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早在2000多年前,汉代张骞就两次出使西域,向西域传播了中华文化,从此,汉朝的使者、商人接踵西行,西域的使者、商人也纷至东来。他们把中国的丝绸和纺织品,从长安通过河西走廊、通过嘉峪关运往西亚,再转运到欧洲,又把西域各国的奇珍异宝通过嘉峪关输入中国内地。嘉峪关在这条古丝绸之路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扮演了大通道上的重要节点角色。如今,“一带一路”成为促进中国和世界共同开放的大舞台,而现代化的嘉峪关,也早已经成为丝绸之路河西走廊黄金通道上的重要节点城市,日益发挥着独特而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嘉峪关是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600多年前,明王朝经过168年的艰辛努力,建成“有水而后置关,有关而后建楼,有楼而后筑城,长城筑而后关可守”的三座巍然拱峙、明墙暗壁、城关深藏固闭、结构布局奇巧的“天下第一雄关”,被称为“河西咽喉”“边陲锁钥”。

  一个是丝绸之路大通道上的重要黄金段上的节点,一个是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于是,千百年来成为中国历史两大标志的“丝绸之路”和万里长城,它们西行到了河西走廊,终于在嘉峪关这里实现了“惊世交汇”,这既是文明的交汇,也是历史的交汇,在这种交汇中嘉峪关一举成名,独领风骚。于是乎,无数文人墨客诗赋赞颂不断,这些宝贵的诗文,写出了嘉峪关的宏大格局,写出了嘉峪关的博大内涵,写出了嘉峪关包容的气质,写出了嘉峪关伟大的精神。这些文字的墨香永远浸润着人们的心灵,这些诗文的光辉也永远让嘉峪关具备了独特的文化气质。于是,一代又一代嘉峪关人也格外自豪地把嘉峪关装到脑子里,放到心窝里,用嘉峪关魅力暖心,用嘉峪关的精神励志,不断发展嘉峪关,不断改造嘉峪关的人文环境,也使嘉峪关的各种精神不断得到拓展和创新,比如“铁山精神”“嘉峪关精神”“八棵树精神”,其实这些精神都是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在长城这里的延伸和细化。

  二

  嘉峪关除有丝路文化、长城文化,还有许多人不大深入了解的黑山石刻文化、魏晋文化、边塞文化、游牧文化等其他古老文化和现代文明文化,比如,创业文化、铁山文化、钢铁文化、核工业文化等等。这些文化的高度汇聚和融合,更凸显出嘉峪关这座城市的博大胸怀和包容气质,形成了嘉峪关独特的地域魅力和个性化色彩。

  嘉峪关是1961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长城是历史的见证,凝聚着中华民族历代劳动人民勤劳聪明智慧和血汗结晶,是老祖先遗留给我们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也是屹立在中华大地上的一座不朽的历史丰碑,是人类文明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