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张爱玲《心经》解读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19日 09:35:25

张爱玲《心经》解读

  据弗洛伊德研究,俄狄浦斯摆脱不掉的杀父娶母的悲剧,其实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自身并不察觉的愿望和满足。他认为男孩子通常对母亲比较依赖,而这种亲近的极端化表现即将父亲视为他们的障碍,于是引发了俄狄浦斯情结,即“恋母情结”;同理根据阿伽门农之女厄勒克特拉杀母替父报仇的故事原型又同样有“恋父情结”。《心经》中则讲述了张爱玲笔下的一段看似荒唐又百般纠结却还不失凄美的人伦纠葛。在家庭教育、人伦道德、情感与欲念的交织等各种主客观因素下,人人心中都有本难念又固执的经书。本文笔者主要从人物尤其是女性自身的性格、心理出发,着重分析当母女亲情,友情以及自我遭遇爱情时,每个人的挣扎、抉择与命运。

  小说,即是一种“存在”。“小说表现的是人类可能性的领域,是人能够成为的一切,小说家通过发现这种或那种人类的可能性来绘制存在的版图”,米兰·昆德拉如是说。即小说之存在必有其原型或依据。《心经》中所描绘的那种女爱父恨母的不伦纠葛看似荒唐实则也有其必然原因。在张爱玲的每一段故事中,爱,是永恒的主题,是一切喜剧与悲剧的根源。自我,是永恒的主角,将一切喜剧化为悲剧,将一切看似的完满一举打破。张爱玲的笔是着实的“毫不留情”。女性,由于自身生理、心理等特点,常常更敏感,更多以内视角来思考自身思考感情思考人生,而女性体内那种甚至都不自知的纤弱甚至是狭窄的情怀,不能从道德评论上来论说,只能说是女性的特质罢了。在张爱玲的笔下,女性以这种异于男性的特质,为生活,为一己,失去,放弃,争取,努力。

  世界以唯有其自知的旋律运转着,无人跟得上它的节拍,只好各自念叨着心中那本道不得的经。然而,洪荒宇宙间,又能藏得住多少秘密呢?既然人人心中皆有本难念的经,那我们就试着来解解这一本本的经……

一、许小寒:一本念了20年的“水仙”经

  一如张爱玲笔下的女子,小寒美丽而自私,表面单纯却满腹心机。成长中的20年她渐渐对父亲产生男女之恋,并牵恨于母亲,朋友,她内心深深的缠绵与憎恨纠结成一部心经,千回百转也念不完。

  在希腊神话中,有自恋倾向的那格索斯深深地爱着自己。一次他对着池水照自己,觉得水中的少年实在太美,俯身下去要亲吻自己的倒影,结果掉入水中,溺水而死化作水仙子,日日临水自照。小寒,就是一个典型的水仙式人物。在《心经》中处处有这样的暗示与对比。许峰仪说小寒与绫卿长得相像时,二人对镜比照,“绫卿看上去凝重些,小寒仿佛是她立在水边倒映着的影子,处处比她短一些,流动闪烁”。后来小寒与绫卿因相像而引起的波折与纠葛不只一件,而此处小寒倒影般“流动”的暗示与水仙子的神话刚好契合,不可不谓张爱玲之匠心精巧。

  在故事一开始对小寒的描述中就显示了她的特殊气质:“这里没有别的,只有天与上海与小寒。不,天与小寒与上海,因为小寒所坐的地位是介于天与上海之间”。苍茫夜色中,小寒在一群女伴的围绕下,却只似她一人,且介于天地之间,与天地同在。这种独立人群中的孤芳自赏不正是她不自觉的自恋吗?张爱玲赋予了小寒特殊的厚待,同样也给了她不一般的情感历程。介于象征父母的天地之间的小寒,也正是在感情上横亘着父母的爱。张爱玲的作品中,总是这样一些看似无关的描写,却又很巧妙且充满浪漫色彩地暗示着人物的性格、命运。

  据拉康心理学分析,水仙式人物因从小的生活中缺少关爱与重视,遂变得自私,利己,好胜以及富侵略性。小寒为自己能够占用父亲而嫌恶母亲,离间父母感情,利用朋友。她的自私与心机完全不符合她“无暇”的家庭背景。小寒似乎拥有最完满幸福的家庭,甚至龚海立对她说,“你的家庭太幸福,太合乎理想了。我纵使把我的生命里最好的一切献给你,恐怕也不能够使你满意”。然而冷热自知,即使没有小寒的僭越与“比着”母亲的老,包办婚姻下的许父母感情是否如表面的那么完好也不得而知。母亲在琐碎的家务中日益沉默,父亲却愈发的优秀(有钱,有地位,有风度);母亲的“不早管”与不具“父性”的父亲的宠溺使小寒养成自恋,自私,自我膨胀的品性。“她独占了父母的爱,却还要霸占母亲应有的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