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散文,写出生活万千气象(高峰之路)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8日 18:05:16

  文学不仅要思考历史,更要面对时代,帮助人们及时感知时代变化,思考现实提出的问题。在散文创作领域,“跟上时代”“记录时代”“理解时代”的意识不断强化,关注时代发展和生活现实的散文渐多

  在发挥人的主体性进行能动创造的同时,以谦卑之心、敬畏之意倾听万物之声,感受自然之道,才能获得更多智慧,建构好人与自然和谐共荣的社会文化

  互联网散文改变了以往散文由散文作家写作的格局,其突出特点是率性成文,不拘一格,更强调对话感,展现出时代特有的文学特性和审美特点

  

  我国古代一向以“诗文”并称,足见“文”的重要性。散文一直是传承民族文化重要载体,唐宋古文八大家自不必说,一本《古文观止》更成为中国人熟知的散文经典读本。20世纪以来,散文更加受到重视,鲁迅说小品文在五四的成功不在小说、诗歌之下。新中国成立以来,散文名家名作辈出,成就斐然,上世纪90年代掀起的“散文热”遍及整个华语世界。近年来,散文不断发生新变化,成为不可忽略的文学力量。

  关注历史,更关注生活现实

  文学要照亮我们的脚下与未来,离不开历史这面镜子。文化散文用现代意识烛照历史,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获得智慧和启示,成为中国当代散文一大景观。

  近些年,文化散文气象一新,不一味追求大部头和强知识,更加注重文学性,让散文变得可读可爱。李敬泽散文集《会饮记》写历史文化,但不掉书袋,而是像一个游泳健将一样深入大海畅游,在知识的浪花与天光一色中重温中国古人的智慧风采,充盈着活泼的生命质感。穆涛的文化散文有大局观,注重见识和灵性,给人妙趣横生、意趣盎然之感。还有一些散文不能归入历史文化散文,但文化内蕴丰厚,审美性和文学性得到彰显,如胡竹峰《墨书》将松枝、烟、墨、字帖、砚台、水等意象融在一起,呈现为诗化的人生哲学。

  文学不仅要思考历史,更要面对时代,帮助人们及时感知时代变化,思考现实提出的问题。在散文创作领域,“跟上时代”“记录时代”“理解时代”的意识不断强化,关注时代发展和生活现实的散文渐多。南帆的散文紧随时代,写出机器、互联网、人工智能、数字化对人的深刻影响,《神秘的机器》《读数时代》《媒体时代的作家》都以深刻的前瞻意识关注社会进步和人类前途命运。冯骥才一直关注民间文化和环保问题,这在他的《民间灵气》《乡土精神》《世间生活》等散文集中都有体现。田鑫《和解》聚焦进城老年人精神生活和父子相处之道,主张用爱和包容巧妙化解父子间的心结。莫言《请活好,你的下半辈子》、铁凝《珍重身上衣》、贾平凹《愿一生从容安宁》、郭文斌《寻找安详》等都内蕴现实人文关怀,聚焦人的精神世界,关乎心灵安放与幸福人生。

  物质世界面貌一新,人类精神世界也在迅速调试。散文这种最贴近生活、最易于对话的文体更加聚焦瞬息万变的现实课题。为解答这些课题,作家们一面感知当下思考未来,一面观照历史获取启示,与时代脉搏一起跳动,以文学独特的敏感作前瞻性思考,体现散文作家自觉的使命担当。

  聚焦人生,也聚焦天地万物

  进入现代以来,中国文学迈入一个新阶段。文学不只关注私人和小我,更关注众人生于其间的人类社会和博大世界。近年来,散文精神格局走向阔大,宏大叙事得到张扬,伟大情感受到重视。

  以深厚情感书写人生百态,有所拓展深化,成为近期散文一大亮点。如写亲情,阎纲散文集《散文是同亲人谈心》从父女和母女之爱写到对他人对众生的温情。刘庆邦《听林斤澜说汪曾祺》与王月鹏《怀念烨园老师》都写师生情,突出知音之感。后者从相知相得中强调知音难觅,前者则从“不是知音的知音”下笔,二者都达到令人动容和深长思之的程度。彭学明长篇散文《娘》在复杂亲情和人性上有所开拓,提出“爱的教育”问题。蒋子龙《故事里的事故》在幽默中有生动,在平易中见新奇,在启示中有释然,满是对世界认识与人生智慧的高度提纯。

  把视野从人生延伸到自然万物,散文放开手脚,更接地气,更加及物。张炜《读〈诗经〉》充满葱翠绿意,将大地的丰富柔美写得动人心魂;阿来散文集《大地的语言》写声音、树、草根、海螺声、星光、大海,有一种与天地对语的努力;鲍尔吉·原野《针》让一根针从母亲指间游走,带着线的思念穿行于厚厚的棉被和一个个长长的寂寞日子里;王剑冰《草木时光》沉入乡村节气与草木滋荣,也描写夜色的变幻与永恒……这些作品往往由近及远、以小见大、常中见奇、浅中有深,有着博大情怀和哲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