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张旭东、杨锐对话茅盾文学奖:中国当代文学就是人民共和国的文学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1日 02:00:23

【8月16日,有着“中国长篇小说最高奖项”之称的茅盾文学奖公布了最终评选结果,包括作家格非的《江南三部曲》在内的5部作品获奖。6月23日,CCTV-NEWS《dialogue》栏目对张旭东教授就茅盾文学奖与中国文学话题进行访谈,观察者网独家翻译,以飨读者。】

张旭东、杨锐对话茅盾文学奖:中国当代文学就是人民共和国的文学

杨锐:欢迎收看《对话》。不久前,中国作家协会公布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长名单。每四年评选一次的茅盾文学奖旨在鼓励对中国小说写作有重大贡献的作家。本次大奖将花落谁家,人们在翘首以盼的同时,也展开了对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讨论。今天的严肃文学是否已被边缘化?当代作家的成就是否能和五四时期的现代文学前辈们相提并论?文学应该反映社会问题,还是忠于作家的内心世界?中国当代文学在世界文学中的地位如何?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本期《对话》节目有幸请到了张旭东教授。在正式对话开始之前,让我们先看一条短片。

画外音:每四年颁发一次的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文学最高荣誉奖项之一。它是根据中国文学大师茅盾先生的遗愿设立的。茅盾先生经历了中国的革命时期,并曾担任新中国首任文化部长。在弥留之际,茅盾先生捐出了自己的稿酬设立了这个奖项,以资鼓励青年小说家。从1982年开始,茅盾文学奖很快便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社会经济巨变的缩影。获得此殊荣的作家已经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王安忆是影响力最大的获奖作家之一。她的长篇小说《长恨歌》叙述了一个上海女人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到文革结束的人生故事。许多人认为王安忆冲破了禁忌,是中国年轻一代的代言人。茅盾文学奖不只反映城市生活,也非常重视讲述中国的乡村故事。路遥、陈忠实和贾平凹等作家深入描写了中国农村发生的历史变化,他们的作品被成功地搬上了大银幕。2011年,莫言和其他四名作家一起,获得了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此后,他又因获颁诺贝尔文学奖而名动全球。诺奖评委会认为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随着中国文学在国内外越来越受到认可,它更加生机勃发地反映着中国的巨大转型。

杨锐:欢迎来到《对话》。在看过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长名单之后,您认为谁能摘走桂冠?

张旭东:完整名单很长,我还没有看完,不过我注意到一些熟悉的名字。我是王安忆的粉丝,但我也注意到了《繁花》作者金宇澄的名字,他也来自上海;还有老朋友格非。他们都是中国当代的严肃作家,应该得到茅盾文学奖这种程度的认可。

杨锐:您是怎么定义中国当代文学的?

张旭东:这是个在学术上存在争论的问题,简单来说,有种说法是,中国当代文学就是人民共和国的文学。从1949年开始,新中国的文学与五四时期的文学传统和鲁迅那代作家的白话文写作之间出现了明显的断裂。然而,也有学者认为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的分野应该再往前回溯。他们将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看作中国当代文学的发端,因为这种文学是为群众、为工农兵创作的,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和社会主义浪漫主义的源头。但总的来说这些都是学术争论,对普通读者来说,当代文学几乎完全等于新中国文学。

杨锐:鉴于中国政治制度和体制的特殊性,您是否认为大多数作家仍然处于延安文艺座谈会的阴影之下,即文学应该为政治服务?

张旭东:人们往往将延安文艺座谈会理解为让文学成为政治的仆人,但如果你仔细读更多的材料就会发现,它其实是在号召作家和知识分子参与发现一个新的国家。在中国的历史背景下,人们应该对延安文艺座谈会有更广的理解:它代表着中国作家寻求新中国、中华民族,以及知识分子与人民融合的长期不懈的努力,这个过程早于五四运动,甚至晚清时期就开始了。延安文艺座谈会好比从前辈手中接过了火炬,走向了新的舞台。在中国革命过程中,国家和革命运动的深入程度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旦中国作家有意识地投身于这个运动,他们必须决定是否参与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再创造。所以我认为人民文学这个概念不应该局限于政治范畴,而应该关注文学在大环境下为自身、为民族、为世界承担的使命。

杨锐:现在的作家往往注重内心的表达,而不太关注社会民生,您如何看待当下这种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