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4月21日 05:49:15

以下文章来源于现代文学史料 ,作者大西北文学与文化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现代文学史料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学术交流平台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作 者 简 介
李继凯,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文学院教授,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评审组专家。兼任中国鲁迅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茅盾研究会副会长、东亚汉学研究学会(国际)会长、《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编委、《文化中国学刊》(国际)中方主编等。
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究
李继凯
内容提要: 丝路既是一个实体的空间存在,又是一个具有延展性的文化符号。近现代以来丝路文学创作与古代一样,也必然会被打上丝路文化的历史烙印,并成为丝路文化整体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有多少争议,“丝路学”这一学术概念都是成立的,且值得大力提倡并进行切实的研究。积极建构当代“丝路学”,不仅要在宏观研究如知识谱系研究和学科概论等方面有较大发展,而且要在一些薄弱环节以及微观研究方面,包括丝路文艺/文学的文献整理、丝路文学的传承与发展、代表作家作品和沿线国家文学比较研究等,切实加强细化研究,使得丝路学包括丝路文学研究取得实质进展,从而拥有令人向往的学术前景和未来。
关键词:丝路文学;丝路学;学术史;陆丝文学;海丝文学
作为古代世界人文交流史上辉煌的篇章,丝绸之路的从无到有及其持续拓展,无论对于起始国还是沿线国(地区)甚至整个人类世界,可以说其意义都是非常重大的。我国人文经典《周易》云:“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①丝路凿空、丝路交错也有“化成天下”的功能,尤其是当今的“一带一路”,作为古代丝路的升级版更是具有“化成天下”的巨大威力。尽管丝路依然曲折,各种“病毒”频发,但前途依然光明可期,“一带一路”定然会成为世界性的“多带多路”,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人民通过丝路交通、交流、交心而对人类命运共同体形成共识。②笔者经常说的“古今中外化成现代”及“文化磨合”也正是这种思路的体现,意在强调在广泛的借鉴、沟通、互助与磨合中“化成天下”。由此可以说,在当今开创“一带一路”伟业及丝路文化语境中言说“丝路学”、“丝路文学”以及相关的“创业文学”、“陆丝文学”、“海丝文学”等话题可谓恰逢其时。本文无力涉论所有相关问题,仅就以下问题谈些自己的看法。
一 当代“丝路学”的建构
人文学说是人们关于人类文化、文明的学说,与科技实验及理论明显不同,其可以讨论的自由度极大,“众说纷纭”或“百家争鸣”是其基本的存在样态。近年来丝绸之路研究尤其是“丝路学”即是如此。其实,任何人文学说及其分支的发展,恰恰依赖于“众说”和“争鸣”而来的思想积累。笔者近些年来所关注的积累已多、渐趋成熟的“丝路学”,目前依然处于相当热闹的讨论或争鸣之中,由此也迎来了丝路学自身发展的一个非常难得的最佳时期。而本文重心在于讨论丝路文学及其研究,自然离不开丝路学建构这样的话题,因为只有在丝路学论域中,丝路文学及其研究的学理性和学术性才能得到体现,同时也能为尚在建构中的丝路学有所贡献,发挥其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在笔者看来,所谓“丝路学”,其实就是丝绸之路研究,英文翻译就是Study of the Silk Road,或者也可以视之为“丝绸之路研究”的升级版。“丝路学”与“敦煌学”一样,有着相当确定的研究对象和范畴,其学理性探讨和个案研究以及资料搜集整理实际早已经展开了,于今在学术领域成为一门交叉新兴的某种特殊学科亦即专门学问的可能性应该是有的,近年来有人积极提倡③,同时也有人质疑,这其实也很正常。但笔者坚信,“丝路学”是可以比“敦煌学”更广阔、更重要且作用更大的一门学问。“敦煌学”可以成为“显学”,“丝路学”更可以成为“显学”。荣新江先生著有《敦煌学十八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丝路学仿此体例则可以写出八十讲。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来看,作为古代丝绸之路“明珠”的敦煌以及敦煌学,都可以被建构成“丝路学”的研究对象并成为“丝路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今之世,固然可以由于病毒肆虐而临时封国,但从长远看,世界各国人民跨地跨国的交流交通仍然势在必行,而且还会共同为人类的“命运共同体”以及未来奋斗不已。笔者还认为,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包括陆上丝路和海上丝路以及北方的草原丝路、南方的茶马丝路等),本质上是广义的“交通之路”和“创业之路”。交流交通作为人类行为,其实也是一种精神,从经济到文化,从政治到教育,都很需要交流交通,通到心灵层面也许更为重要,这就需要丝路文学/文艺了。笔者曾在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强调:丝路文学、丝路文化是文化磨合、文化创造、文化策略的典范,丝路文学是跨时空、跨民族、跨语言、跨文化的研究领域,“丝路学”必将成为一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真正的“大学问”。④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要进行“丝路学”的学术建构,就要抓住许多关键环节。其中尤其重要的是对所涉关键词要有所界定并给出恰当的理解。这里第一个关键词是“丝路”,这是“丝绸之路”的简称。丝路有广义、狭义之分,近些年来,关于丝绸之路的各种言说越来越多,尤其在学术层面上说得多了,也就会催生诞生新的学说。第二个关键词是“丝路学”。丝路上有个非常著名的敦煌,研究敦煌的学问被学界命名为“敦煌学”,还是具有国际影响的显学。自然,听起来“丝路学”还是一个新概念,其来龙去脉都还需要仔细探究,但作为一门不大不小的学问却肯定是存在的,这门学问包括了敦煌学但不仅限于敦煌学,且会在敦煌学及已有相关研究基础上继续推进。可以说,丝路学的建构业已成为一种重要的学术追求,笔者在不少场合都在为丝路学鼓与呼,笔者所在的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在挂牌时就成立了“丝路学研究中心”,还聘请一些著名学者参与研究,继续办辑刊和产出研究成果。在此笔者想特别强调:从学理上讲,“丝路学”与“敦煌学”一样有着相当确定的研究对象和范畴,且“敦煌学”还只是“丝路学”的一个分支。“敦煌学”能够成为一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学问,那么较之更具有丰富意涵的“丝路学”也必将成为一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真正的“大学问”。事实上,在此前国内外学人精心研究丝绸之路的基础上,注重“丝路学”的学理性探讨和个案研究以及资料搜集整理的工作,近些年来在很多高校及研究机构都已经展开,且目前不少学者包括笔者在内都在积极提倡和建构体系化的“丝路学”,认为应该借鉴建构“长安学”、“敦煌学”以及“红学”的经验,积极建构“丝路学”这样一门交叉的新兴学科。事实上,“丝路学”作为一门专门学问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确实是存在的,其可能性、可行性也是存在的。笔者甚至还进一步主张文理科结合、多种方法并用,从而建构一门具有系统性、学理性和国际性的交叉学科、新兴学科。只是迄今学术界对此确实仍存在诸多不同的看法或论争,其实无论哪一门学科或学问的诞生都有一个艰难的过程,其间伴随着各种论争和不同观点也是很正常的。丝路很古老,丝路学却很年轻,远不成熟,需要大家热情关注和积极参与。
二 丝路文学的传承与发展
我们所说的“丝路文学”主要包括陆丝文学和海丝文学。学术界有人还彰显丝、茶丝等丝路文学,其实可以纳入总体的陆丝文学范畴。近些年来,人们关于丝路的想象往往像“丝路花雨”一样充满了诗意的浪漫,津津乐道丝路文化、丝路风情或新新丝路及丝路景观。却很少有人深究丝路文学。其实丝路故事多,丝路文学亦多。在丝路故事和文学中,不仅有古人的风骚浪漫,也有古人的风险考验,挑战丝路险阻经常是古人要面对的严酷现实。其中,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无论古今的丝路故事和文学,也都相应地体现了这种在“丝路”穿梭中形成的于交流交通、开拓探索中艰苦创业的丝路精神。在当代创业文学和方兴未艾的当代丝路文学之间,确实存在密切的关联性,其异同之处也蕴含着有意味的启示;中国历史上延绵两千多年的丝绸之路,不仅是一条贸易之路,也是一条文学之路。当大漠驼铃、商队驿站被逐渐尘封在历史的深处,当千帆竞发的古代船队被当今现代化远洋航海取代之时,文学却依然笃定地在这条道路上前行,千百年来绵延不绝。从《穆天子传》《山海经》中对异域的神话想象,到汉唐边塞诗创造了中国诗歌艺术的辉煌,从明清域外小说的兴盛到近现代留学作家群的“西学东渐记”,从现代文人抗战时期的丝路行记到当代文人的丝路叙事,无不表征着“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的家国情怀,诞生于丝绸之路上的文学构成了中国文学的精神高地。由此也可以从丝路文化的视域系统梳理丝路文学发展脉络,重建中国文学的文化自信。从跨国历史的角度看,丝路文学无疑也是世界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沿线丝路国家和地区在贯通丝路的交流过程中,政治经济和文化艺术的遇合、磨合就会产生许多故事,仅仅是记录这些故事就会使文本具有可读性和内在的魅力。如《史记·大宛列传》《汉书·西域传》《后汉书·西域传》等就是具有历史性、文学性乃至传奇性的文本。有人将行走和体验于丝路的文学,以及记录丝路往来故事和事物的文本,都视为丝路文学,认为司马相如的《上林赋》、张衡的《西京赋》、班固的《两都赋》与著名的边塞诗、敦煌文学等都是丝路文学的代表作或标志性文本,这自然也是成立的。至于丝路民间文学也是丰富多彩的,值得深入挖掘和研究。但比较而言,学术界对漫长的古代丝路文学尤其是陆丝文学的关注与研究较多⑤,也有博硕士学位论文多篇,但对近代以来丝路文学的专题研究、整体研究则很少见,甚至可以说,还没有获得一种学术自觉意识,也少有关于现当代中国丝路文学的深入而又系统的研究论著。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笔者和学生们一起努力,撰写了《文化视域中的现代丝路文学》(科学出版社2019年版)一书。从最初提出丝路文学的构想到实际写作的完成,笔者确有“筚路蓝缕”之感,以我们几人之力在短时间之内对丝路作品的阅读难以穷尽,更为重要的是“丝路文学”概念的提出在学界尚属少见,没有系统的理论著作可以借鉴,这无疑中增加了写作和论证的难度。该书的写作仅仅是初步的,但也是具有开拓性的,“诚望杰构于来哲也”。文学是人学,人在路上也会“走出”文学,文学与丝路同在。从古至今,有了丝路就孕育出了丝路文学。到了中国现当代,那条古老的丝路还在,书写丝路故事的文学更是层出不穷。于是,探究新丝路与新文化、新文学的关联也成了一个不可或缺的研究课题。丝路文学当是跨时空、跨民族、跨语言、跨文化的文学,而现代丝路文学也当是古代丝路文学的继续和发展。所谓现代只是相对于古代而言的,且是古今中外化合而成的现代,其文化总量是增加、不是减少的现代,尤其不是今不如昔、今不如古的现代,这个现代是不断建构、仍在发的“大现代”,所谓现代文学其实也就是尚在建构的大现代文学。作为大现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21世纪的丝路文学也在持续发展中。该书在“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下,从文化视域(尤其是丝路文化论域)对中国丝路文学(主要是中国现当代丝路文学)进行了整体考察和个案分析。该书分别探讨了陆上丝路文学(简称陆丝文学)和海上丝路文学(简称海丝文学)。陆丝文学主要是指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五省区沿途所产生的表现丝路地域、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特色的文学作品和文学现象;海丝文学是具有海丝精神、体现海丝文化的文学创作和文学现象,主要包括与海上丝路相关的海洋诗文、留学文学和海港城市文学。总体看,该书着力从地域文化等多元文化视角对丝路文学进行多方面的探讨,既注重丝路文学研究体系的建构,又通过文本深入分析其内部多元共生的文学形态。通过界定“丝路文学”的概念,厘清现代国“丝路文学”的研究范畴,梳理了丝路文学的书写历史,建构“丝路文学”现当代书写的谱系,为深化和拓展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做出了新的努力。全书除了绪论和结语,共有七章,分上篇“陆丝文化”与“陆丝文学”,下篇“海丝文化”与“海丝文学”。上篇四章的概念与范畴:丝路文化和丝路文学、现代丝路文学、文化融合背景下的丝路文学、文化西部视域中的丝路文学。下篇三章的概念与范畴:“海丝文化和海丝文学”“蓝色畅想:海洋题材与海丝文学”“海丝寻梦:留学体验与海丝成就”。尽管仍然不够全面,却也是一次积极的开拓,对后续研究有推动的作用。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三 学术史意义上的相关研究
从学术史角度集中讨论一下“丝路学”及丝路文学研究很有必要。如前所说,近年来关于丝路或“一带一路”的研究如火如荼,关于丝路文化艺术的研究也相当热闹,但具体说到“丝路文学”及其研究却颇为冷寂。其实,古今丝路文学也确实存在,但长期以来没有受到重视,相关研究也少见且不系统深入。不过,这种状况已经开始改变。
自德国学者李希霍芬于19世纪末提出“丝绸之路”这个概念以来,相关研究成果越来越多,许多著名的文史哲方面的人文学者都在这个领域耕耘过。迄今为止,已经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研究成果。学术界早已公认了“丝绸之路学”这样的概念,以此来概括研究丝绸之路所形成的一门学问,这在逻辑上没有问题。在称谓上采取简称“丝路学”也非常自然和简洁,应该是学术史上正规的一个命名。有学者近期指出:“学术界多年来呼吁的建立‘丝绸之路学’的主张,现在已经初具规模了。丝绸之路、丝绸之路学,首先是一个庞大的知识体系。在这个知识体系中,涉及交通、地理、地质地貌、历史、民族、宗教、文化、艺术等诸多方面。……一个学科的建设,基本的要求是明确的研究对象、准确的知识体系、清晰的学术路径。而对于丝绸之路学来说,首先是关于知识体系的建设。”⑥由此看来,丝路学研究的任务其实有很多还没有完成。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德国学者李希霍芬)
令人欣慰的是,丝路文化/文学研究近些年来逐渐活跃起来,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热潮。在全国成立了不少新的研究机构,创办了新的刊物及网站,举办了不少重要会议及活动,尤其是推出了许多研究成果。如研究机构有:中国人民大学丝路学院、新疆大学丝路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厦门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丝绸之路学院、暨南大学“一带一路”与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陕西师范大学“一带一路”文化研究院、陕西师范大学丝路学研究中心、上海外国语大学丝路战略研究所、天津外国语大学“一带一路”天津战略研究院、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丝绸之路国际美术研究中心、浙江理工大学“一带一路”与非传统安全研究中心、西安交通大学丝绸之路经济带法律政策协同创新中心等;期刊(包括集刊)有:《丝绸之路》(甘肃)、《丝绸之路研究》(北京)、《丝路文化研究》(南京)、《新丝路》(陕西)、《丝绸之路研究集刊》(陕西)、《新丝路学刊》(上海)、《丝路视野》(宁夏)、《一带一路报道》(四川)、《丝路艺术》(广西)、《中国丝路文学》(云南)等;重要会议及活动有很多,各级政府和各个行业都在筹划相关工作的推进会,就国际会议而言,也在相关国家和地区召开了类似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这样高大上的年度会议,很多高校及研究机构也召开了难以胜数的大大小小的学术会议;至于学术成果,也已经相当丰硕,近期笔者通过中国知网查询(2020/3/23),获得若干数据,可以看到丝路学在数量积累方面的进展:如输入“主题”和“丝路”,找到10120条结果;输入“关键词”和“丝路”,找到2128条结果;输入“篇名”和“丝路”,找到5346条结果;输入“全文”和“丝路”,找到90979条结果(表明社会和学术界业已普遍习惯使用“丝路”这一简称);输入“单位”和“丝路”,找到533条结果;输入“摘要”和“丝路”,找到7546条结果;输入“被引文献”和“丝路”,找到10991条结果;输入“被引文献”和“丝路学”,找到98条结果;输入“全文”和“丝路学”,找到305条结果;输入“篇名”和“丝路学”,找到65条结果;输入“关键词”和“丝路学”,找到9条结果。从学术史角度看,丝绸之路研究已经很有历史且遍地开花、高潮迭起了,掀起了学术界的“丝路热”。但冠之以“丝路学”的名称还毕竟是晚近的事情。尽管国内外诋毁丝路及其研究(包括丝路学这个概念本身)的声音也时有耳闻,但笔者笃信丝路学正在生长、发育,且肯定可以进入学术史的。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从很多视角进入丝路研究,都会在潜心求索中有所发现和收获。比如仅在丝路文艺研究方面,就有不少重要的学术成果。这里略举几例。其一,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在2015年一次专题会议基础上编就论文集《走上丝绸之路的中国文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版),此书体现了学术的当代性,与时俱进且重在回溯历史,主要论述的是丝路文化的许多方面,涉及文学、历史、宗教、音乐、美术、探险、中外文化交流等,展现了丝路文化的丰富性。对推动丝路文化研究有较大的作用。书名标识文学,主要是为了纪念著名学者杨镰先生。为此书作序的刘跃进先生对此有相应的说明。其二,为了建构关于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学(丝路学)的知识体系,陕西师范大学周伟洲、王欣主编了《丝绸之路辞典》(陕西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篇幅巨大,300万字,收入有关丝绸之路各方面问题的词和事共11529条,分为道路交通、地理环境、政区城镇、政治军事、经济贸易、文化科技、民族宗教、文物古迹、方言习俗、丝路人物、海上丝路、西南丝路、丝路文献、丝路研究、丝路今日等十五个部分。可以说,有关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学的方方面面,历史的和现实的,中国的和外国的,交通地理的和经济文化的,都涉及了,是一个完整的有关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学的知识体系。被学术界视为“丝绸之路学的奠基之作”。其三,在丝路艺术研究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如程金城就在丰硕的前期成果基础上还获得了国家重大项目“丝绸之路中外艺术交流图志”。此外,如王子云等《王子云丝绸之路艺术考古遗著》,赵喜惠《唐代丝绸之路与中外艺术交流研究》,韩文慧《丝绸之路与西域戏剧》,孙剑编著《唐代乐舞》,张东芳著《羽人瓦当研究》,大秦岭文化艺术研究中心编《丝绸之路艺术学院文化艺术研究论文集》,蔺宝钢、张秦安、何桑主编《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第三、第四届艺术评论文集》,对丝路学研究也都各自有其价值。其四,《丝绸之路》主编、著名作家冯玉雷⑦专门就丝路文学开课,这对丝路学的学科建设也是一种促进和探索,对促进丝路学的学术转化也会起到积极的作用。他授课的丝绸之路文学十三讲也有特色,其目次为:第一讲:丝绸之路文学的概念及简介;第二讲:“一带一路”倡议与丝路文学书写管窥;第三讲:丝绸之路地理气候对交通、文化、文学的影响;第四讲:丝绸之路文化中的大传统与小传统;第五讲:玉帛文化:华夏文明与文学发生的根本动力;第六讲:丝绸之路中的文学母题及流变;第七讲:丝绸之路文学特质:戴着现实的“镣铐”跳舞;第八讲:丝绸之路文化文物遗存中的文学元素;第九讲:在考察中发现丝绸之路文化与文学;第十讲:丝绸之路文学与人类学中的“四重证据”;第十一讲:丝绸之路文学是人类文明的真正主流;第十二讲:全媒体时代的丝绸之路文学创作;第十三讲:丝绸之路文学振兴的必由之路:继承、创新、发展。其五,“中国现当代丝路文学高端论坛”(西安,2018年10月)为了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大力推进丝路文化及丝路文学研究,探究中国现当代丝路文学的发展状况与独特价值,教育部社科中心《中国高校社会科学》编辑部与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联合主办了“中国现当代丝路文学高端论坛”。主要讨论了这些选题:1.“一带一路”倡议与丝路文学书写;2.中国现当代文化语境与丝路文学的新变;3.丝路文学的历史脉络与时代特征;4.丝路文学的空间想象与审美特质;5.改革开放进程视域中的丝路文学;6.丝路文学与中国西部文学的关系;7.丝路文学与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8.丝路文学的地域性、民族性与世界性;9.丝路文学创作传播与丝路沿线国家文化交流;10.中国现当代丝路文学代表作家研究。这次会议收获了一批优秀的学术论文⑧,有些于会后陆续发表于《中国高校社会科学》《丝绸之路》等重要刊物上。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在学术界许多学者的共同努力下,丝绸之路文学研究展开了新的局面。出现了若干新的变化,一是丝路学与丝路文学意识明显增强,相应的关注度和研究视角有了调整;二是丝路文学研究的相关会议及活动明显增多,学术影响、社会影响进一步扩大;三是丝路文学研究领域推出了重要著作和研究论文相继出版和发表,研究的范围从古代向现当代拓展;四是丝路文学研究的问题意识增强,研究的内容进一步拓展,系统化和细致化也在继续强化;五是在研究方法及海内外联动方面有了新的尝试,为后续研究和水平提升奠定了基础。

【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

总之,笔者认为,丝路既是一个实体的空间存在,又是一个具有延展性的文化符号,现代以来丝路沿途的文学创作与古代一样,也必然会被打上丝路文化的历史烙印,并成为建构丝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有多少争议或非议,笔者对“丝路学”这一学术概念都是高度认同的,认为值得大力提倡和使用这一概念,并在宏观研究如知识谱系研究和学科概论方面有较大发展,同时在一些薄弱环节亦即微观研究方面,包括丝路文艺文献整理、丝路文学案例分析以及沿线国家文学比较研究等,也要切实加强,还要动员更多的青年学者投身这一研究领域,使得丝路学后继有人,拥有令人向往的学术前景和未来。笔者也真诚期望“一带一路”伟业更加兴旺发达,丝路文化和文学不断发展,相关的各类研究包括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究也能取得更多新的成果。
注 释
①《周易·贲卦·彖传》。天文人文殊异,却也互动互文,天人合一,和而不同,对于人类开拓的丝路、生路,也都有其深刻无比的影响。
②尽管还存在许多发展中的困难和问题,但从主导方面看,在国内外同人共同努力之下,旨在进一步弘扬丝路精神的“一带一路”正在发展、拓展中,且已经成为造福各国人民的合作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绿色之路、共赢之路。事实表明,丝路也是思路和生路,丝路也是开路和福路,顺应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同理想,亦即人类“初心”:坚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追求开放、谋求幸福的共同愿景。
③有学者已经提出“丝路学”(或丝绸之路学)和“一带一路学”等概念并进行了论证,如《丝绸之路》杂志于1997年起就设立专栏讨论“丝绸之路学”,发表了胡小鹏、侯灿、李正宇、建宽等学者的多篇论文;又如沈福伟在《光明日报》(2009年12月30日)上发表了《丝绸之路与丝路学研究》;马丽蓉:《丝路学研究:基于人文外交的中国话语阐释》,《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16年第1期;魏志江、李策:《论中国丝绸之路学科理论体系的构建》,《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16年第2期;马丽蓉:《百年来国际丝路学研究的脉络及中国丝路学振兴》,《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17年第4期;黎跃进:《丝路域外经典作家、思想家与中国文化——东方研究重大课题论证纲要》,《东方丛刊》2018年第1辑;马丽蓉、王文:《构建一带一路学:中国丝路学振兴的切实之举》,《新丝路学刊》2019年第1期等。尤其是马丽蓉,还出版了专著《丝路学研究:基于中国人文外交的阐释框架》(时事出版社2014年版)。
④张雨楠:《丝绸之路人文与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兰州大学召开》,中国社会科学网,2019年7月17日,。
⑤参见喻忠杰《古代丝绸之路文学概述》,《长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3期。该文认为:古代丝绸之路文学是丝绸之路学的一个分支学科。为进一步廓清丝绸之路文学的发端、演进和成熟的全过程,该文从文献学、比较学和传播学的视角对其进行多方面的考察。经过对先秦至明清时期沿丝绸之路一带的中外各国及地区内所产生的文学作品和发生的文学现象进行研究,认为,古代丝路文学的形成与发展有着特殊的历史和地理背景,依据它的这种特殊性,大致可将其分为散文、诗赋、说唱、戏剧、小说、神话传说及其他共七类。古代丝路文学的整理和研究对于世界和中国文学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⑥武斌:《鸿篇巨制的“丝路学”奠基之作——评〈丝绸之路辞典〉》,《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9年第4期。
⑦冯玉雷,1968年生,甘肃人。现任西北师范大学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主编。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驻院作家,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兰州市“文化名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学人类学研究会甘肃分会主任、兰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长篇小说《肚皮鼓》《敦煌百年祭》《敦煌·六千大地或者更远》《敦煌遗书》《野马,尘埃》《禹王书》等,并出版多部专著,如《玉华帛彩》《玉帛之路文化考察笔记》《敦煌文化的现代书写》等。
⑧如《丝路意识与戴小华的游记创作》(杨剑龙)、《丝路文学空间想象与审美特质》(程金城)、《如何阐释界定丝路文学》(方长安)、《从丝路文学看香港文学发展的新契机》(郑贞)、《桑原骘藏笔下的海上丝绸之路与蒲寿庚》(常彬)、《“一带一路”倡议与丝路文学书写管窥——以冯玉雷创作实践为例》(冯玉雷、冯仲华、杨锦凤)、《丝路文学新观察:后乡土时代与作家的情志——“宁夏文学六十年(1958—2018)”文学史散论》(李生滨)、《作为方法的丝绸之路》(郭国昌)、《中国西部文学中的丝绸之路书写》(刘宁)、《以杨镰为例谈西域文化研究作为新的学术增长点的价值与意义》(冷川)、《西部散文的命名、概念及边界》(王贵禄)、《丝绸之路的文化记忆与散文书写》(郭茂全)、《论铁穆尔散文中的生态意识》(孙强、王雅楠)、《“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文学经典对外传播研究——以〈西游记〉为例》(蒲俊杰、衡婧)等。
(本文原载于《大西北文学与文化》2020年第一辑)
稿 约
《大西北文学与文化》由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主办,《大西北文学与文化》编辑部编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每年两期。《大西北文学与文化》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和办刊宗旨,以开阔的视野、创新的精神,立足大西北,放眼全国,吸纳研究西部文艺以及与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相关的优秀论文,努力搭建一个展示最新创造性成果的学术平台,以期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注入新的活力。
本刊设置的主要栏目有:当代文艺前沿观察、大西北文学综论、丝路文学与文化研究、大西北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大西北区域文学与文化研究、大西北文学与文化历史研究、陕甘宁文艺研究(或延安文学研究)、大西北文艺报刊出版传播研究、西北重要作家作品专题研究、当代西北作家作品研究、文学陕军研究等。本刊欢迎具有鲜明问题意识,重大理论意义,能体现当下学术水准,反映本学科前沿和研究热点的论文,期待国内外同人踊跃赐稿。
稿件体例规范及要求:
1.来稿须是首发,已发表过的论文不予采用。论文字数8000—9000字。
2.论文在题目后应附上以下信息:
(1)作者简介:姓名、职称(或学位)、研究方向及工作单位。
(2)200字以内的中文摘要,并附3—5个关键词。
3.注释格式及规范:
(1)一律采用脚注,注释序号用①②③标号。
(2)中文注释具体格式如下列例子:
例1:陈平原:《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35页。
例2:杨静建:《中国西部文学》,《人文杂志》2003年第2期。
例3:[英]乔·奥本:《古代思想史》,张益达译,商务印书馆1990年版,第67页。
4.来稿请用电子版Word文档,注明联系方式以便联系。
5.审稿周期:一般为三个月,三个月内未收到刊用通知,稿件可以自行处理。纸质的投稿均不退回,请自留底稿。
来稿一经采用即付稿酬,并寄样刊二册。
本刊地址: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大西北文学与文化》编辑部。
邮编:710119
邮箱:dxbwxywh@vip.163.com
电话:15102961868 18291979065
联系人:钟海波 李跃力 程志军 徐翔
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大西北文学与文化》编辑部
丨往期推荐
学术活动
原标题:《【丝路学者】李继凯丨丝路学建构与丝路文学研究》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