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诺贝尔文学奖爆大冷门 新得主平时要打工(组图)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1日 12:33:41

诺贝尔文学奖爆大冷门 新得主平时要打工(组图)

   

诺贝尔文学奖爆大冷门 新得主平时要打工(组图)

 
 

赫塔·米勒短篇小说集《低地》

诺贝尔文学奖爆大冷门 新得主平时要打工(组图)

 
 

《风中绿李》(台版)

  诺奖新得主 平时要打工

  “爆冷”摘得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德国女作家米勒更像是个文学圈的“局外人”

  200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最终得主既不是此前外界预测的最大“热门”以色列作家阿莫斯·奥兹,也不是国内学界看好的西班牙作家路易斯·戈伊狄索洛,也不是获奖无数的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更不是呼声甚高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而是德国女作家赫塔·米勒。

  这一结果绝对属于冷门中的冷门。其作品仅台湾引进过一本繁体中文版的《风中绿李》,简体中文版的作品则一本都没有引进过,非但公众相当陌生,国内德国文学研究领域的专家也知之甚少;德国文学圈也同样面面相觑,就连米勒本人在得知结果后也表示,对自己获奖感到“非常意外”。文/本报驻上海记者刘放

  赫塔·米勒:

  1953年8月17日生于罗马尼亚,1987年移居德国,现居住在柏林。她的作品大多描绘罗马尼亚下层人民的凄惨生活,处女作1982年在罗马尼亚用德语出版,并成为禁书,一时引起广泛争议。代表作品有《我所拥有的我都带着》、《光年之外》、《行走界线》、《河水奔流》、《洼地》、《那时狐狸就是猎人》等。曾摘得德国克莱斯特文学奖、卡夫卡文学奖等几个文学奖项。

  文学圈的“业余作家”

  赫塔·米勒,这位国内公众此前闻所未闻、连德国人自己也不太熟悉的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第12位女性获得者,究竟是何许人也?

  据悉,赫塔·米勒于1953年出生在一个讲德语的罗马尼亚少数民族家庭。资料显示,其父亲二战期间曾在德国党卫军中服役,母亲在二战后曾被关进过劳改营,这种特殊的家庭背景无疑给她以后的创作具有深远的影响。

  会两种语言的赫塔·米勒毕业后做了翻译,罗马尼亚国家安全部想邀其合作,但她拒绝了,之后她被公司开除。随后,她只能通过在幼稚园教书以及做德语家教谋生,并嫁给了另一位小说家理查德·瓦格纳。在做翻译期间,她写作了短篇小说集《低地》,这篇小说并能在罗马尼亚出版,但手稿却在德国出版并引起反响。她还曾多次对罗马尼亚政府提出批评。1987年,失去工作的赫塔·米勒与丈夫移民到德国。

  赫塔·米勒的作品着墨于政治现实和社会底层的现状。北京大学德语系教授李昌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概括赫塔·米勒的写作特点说,“她的作品是一种自白文学,主要还是以回忆往事、反思历史、描绘那些失去家园的被压迫者的命运为主。”他认为,隐喻、转喻、象征、暗示这些含蓄的表达方法使她的作品与众不同。不过,李昌珂同时指出,较之十年前众望所归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德国著名作家格拉斯,赫塔·米勒更像是德国文学中的“局外人”,在欧洲文学圈子里只能算得上是“业余作家”,平时还需要打工。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文学》德语文学编辑杜新华曾在《世界文学》2003年第5期发表过赫塔·米勒的一个小短篇《一只苍蝇飞过半个森林》。小说描写了罗马尼亚一个底层工人的生活经历,“米勒的作品给我最深的印象在于非常诗意的语言。”但她对于赫塔·米勒摘得诺贝尔文学奖一事也表示,“真是个不可思议的结果。”

  赫塔·米勒:被放逐与被伤害的人

  王佩

  福利彩票与诺贝尔文学奖有什么不同?抽奖方式不一样,福彩摇号,诺奖摇头。

  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德籍罗马尼亚裔作家赫塔·米勒,让全世界的文学爱好者都大惑不解。即使在西方,米勒也算不上一个有影响力的作家。她的书只有四本翻译成英文,其中两本还是随笔。在中文世界,大家对她更为陌生。然而,诺贝尔文学奖还是对她青眼有加。授奖词中写道:她“以诗歌的洗练与散文的晓畅,呈现了被掠夺者的处境。”

  赫塔·米勒1953年生于罗马尼亚的德语区,这为她日后的写作与融入德国创造了条件。米勒的父亲二战期间是纳粹德国的党卫军,因为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使她的母亲受到了牵连。米勒在大学里研读过德国文学和罗马尼亚文学。1976年,开始在一家工厂担任翻译工作。据她回忆,她因为拒绝跟罗马尼亚国家安全部门合作,而被工厂开除了。从那以后,她一面担任幼儿园老师谋生,一面决心当一个作家。为了躲避罗马尼亚有关方面的审查,她的作品在德国发表,当时就引起了文学界的重视。

  1987年,米勒与她的丈夫移居德国,在随后的日子里,她获得德国以及海外诸多项目资助。米勒于1995年荣膺德国写作与诗歌学会成员以及其他一些荣誉。1997年她因为德国笔会吸纳了一些历史不清白的东德成员而愤然退出。

  赫塔·米勒的作品描绘了罗马尼亚被侮辱与被伤害着的悲惨图景,处女作1982年在罗马尼亚用德语出版,并成为禁书。代表作品有《我所拥有的我都带着》、《光年之外》、《行走界线》、《河水奔流》、《洼地》《那时狐狸就是猎人》等。

  尽管米勒20多年前就离开了罗马尼亚,然而她在罗马尼亚的生活是她写作取之不尽的源泉。她的作品较多着墨于社会底层的现状。《约会》是关于一个在服装厂工作的女工,把小纸条放在来自意大利男人的西装里,写着“娶我吧”。她的另一部作品《护照》讲的是罗马尼亚一个讲德语的小村落里,一个乡下人移民德国的故事。米勒的新作把视角移至一个去乌克兰工地的17岁男孩身上。米勒说:“对我来说最有意义的生活便是在罗马尼亚集权统治下的那段经历。德国的生活非常简单,就在几百公里开外,就是我那些过去的经历。”不可否认,米勒获得诺奖跟她的政治立场不无关系。

  不过,米勒的文笔灵动、诗意。这从《黑色的大轴》中可见一斑,小说开头写道:“井不是窗也不是镜子。向井里望久了,常常会望进去。那时,外公的脸就会从井底升起,停在我的脸旁。他的双唇间是水。”由于文学上的功力,以及直接用德语写作,诺奖评委看起来不累,她的获奖也算顺理成章。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诗人北岛,也在本次诺奖提名之列,赌博公司为他开出的获奖赔率跟米勒不相上下。

  李敖曾经说过,诺贝尔文学奖喜欢颁发给背离自己祖国的人。不管这个说法正确与否,有一点是肯定的,罗马尼亚人看到她获奖的消息后,内心肯定五味杂陈。

  赫塔·米勒凭什么获奖?

  写作风格独特 隐藏难以置信的力量?

  “跨文化”的背景 多元化的视角?

  符合评委胃口而已?

  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给出的官方理由是,赫塔·米勒以“诗歌的精炼和散文的直白,描绘了无依无靠的人群的生活图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常任秘书长彼得·恩格伦德解释说,“我认为她的作品总隐藏有一股难以置信的力量,她的写作风格非常独特,即使你只读了一半,你也会立刻知道这是赫塔·米勒的作品。”

  北京大学德语系教授潘璐就此表示,“跨文化”的背景让赫塔·米勒占了天时、地利、人和,“她本是西欧后裔,却出生在东欧;经历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这种经历让她可以更好地展现东西方不同文化背景的冲突和融合”。李昌珂则认为,赫塔·米勒的成功在整个德国文学史上都是极为特别的个例。1982年,赫塔发表第一部作品短篇小说集《低地》,“那时德国文学史上正流行着一股浪潮——外来者的文学,赫塔·米勒的作品也属于此,但她生活在罗马尼亚,因此经历、视角更加多元。”

  但是,即便在专业作家圈里,赫塔·米勒也只能勉强称作“小有名气”,在德国主流文学界眼中,赫塔·米勒她写作的主题——专制社会中的人性,早就是老掉牙的内容了。德新社的评论认为,在评审委员会宣布结果之前,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赫塔·米勒的文学造诣足以获得诺贝尔奖。唯一的蛛丝马迹就是,英国著名博彩公司在颁奖前夕,突然把赫塔·米勒获奖的赔率调到了第一的位置,一切正如2008年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获奖前的诡异状况一样。德国作家托马斯·布鲁瑟西更是嘲讽说,那些最知名作家是不可能获奖的,发掘那些并不为人熟知的“伟大作家”,似乎才是评委们最想做的事,“诺贝尔文学奖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文化沙文主义的游戏——只有那些符合评委胃口的作家才能获奖,其他的都被排除在外,这种做法已经严重影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权威性。”

  诺贝尔文学奖越来越像一场游戏?

  诺贝尔文学奖的“迭爆冷门”早已颇受质疑。

  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史上的102名获奖作家中,欧洲作家占了79人,亚洲获奖的只有印度人泰戈尔、日本人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和以色列人阿格农,而近10年来诺贝尔文学奖仅有两次走出欧洲。因此,此前关于本届诺贝尔文学奖的最终归属曾有过多种猜测。有猜测认为,在关注欧洲多年之后,瑞典学院的学究们很可能掉转头来,对西班牙语作家有所青睐,因为近些年西班牙语作家不仅在创作上回归于精彩的故事本身,文字还充满了想象力,而且,西班牙语世界已经很久没有被这项大奖光顾过了。也有人认为,由于去年文学奖授予欧洲作家后,美国曾与瑞典文学院发生激烈讨论,也有可能今年会颁给美国作家以平息争论。但结果依然是一位欧洲作家。

  对于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小组的这种“以欧洲为中心”倾向,在本届文学奖公布之前,就已经有指责声从内部传出,作为评选人之一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常任秘书长彼得·恩格伦德公开表示说:“我不认为我们寻找欧洲人得奖是个问题,但我们的确有这个倾向。欧洲人比较容易对欧洲或以欧洲传统为基础所写的文学有深刻体会。这才是诺贝尔文学奖真正的问题所在。”而国内学界更有评论认为,赫塔·米勒的最终获奖,不如说是一场华丽的游戏:人们总是以为老K以上的角色才能称王,但在这类牌局里,一个普通的“J”往往可以成为赢家,所有结果都取决于某种内在的游戏规则。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吴洪说,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并非以“纯文学”为衡量标准的奖项,“除了文学性以外,更像一个政治立场、性别、国家间的平衡和博弈”。

  翻译家北塔则指出,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从来不太顾忌外界评论。“我跟评审委员马悦然接触过,了解到爆冷门很正常,他们不愿意给太热门的作家颁奖。但评委会也会搞平衡,每隔两三年爆一次冷门后再爆一个热门,以保持奖项的影响力。”北塔说,其实爆冷门也有好处,可以激起公众对获奖作家了解的兴趣。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