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乌托邦》:一个哲学的国度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3日 20:35:20

  托马斯·莫尔(约1478—1535年)一生中最为杰出的著作《乌托邦》于1516年12月在鲁汶印制第一版,次年在巴黎印制第二版。这部著作的成功,确立了莫尔作为人文主义著作家的地位,他也因此被称为“政治哲学家”。

  “乌托邦”(Utopia)是莫尔创造的一个词语,意为“乌有之地”。《乌托邦》一书的全称“关于一个最好的国度,关于新发现的乌托邦岛屿”,也表达了“乌托邦”作为“幸福与幸运之地”的寓意。莫尔将乌托邦的地理位置设定在“新世界”的一个岛屿,这是大航海行动衍生的概念。莫尔还塑造了一位大航海时代的传奇人物拉斐尔·希斯洛德——乌托邦的信息来源与讲述者。拉斐尔出生在大航海行动的发起之地葡萄牙,“为了前往遥远的国度增长见识,跟随亚美利哥·韦斯普奇三次航海远游”,访问过乌托邦所在岛屿。虽然拉斐尔·希斯洛德是虚构的人物,《乌托邦》表达的思想却是莫尔的政治意向与治国理念的真实呈现。

  广义的哲学理念与普遍的哲学教育

  乌托邦是一个经历过民智开启的文明之地:征服阿布拉克萨岛并且将之更名为“乌托邦”的国王乌托帕斯,将岛上“粗暴、野蛮的居民改变成为具有良好教养、懂人文学术、待人彬彬有礼的优秀完美之人”。开启民智的手段是教育,把读书学习纳入乌托邦人的生活方式。

  乌托邦的教育分为全民教育与精英教育。普通民众接受普及型的知识教育,精英阶层接受研究型的学术教育,由此形成体力劳作者与智识精英两个社会等级。

  智识精英经历过“选士养士”制度的筛选与修炼,是智力超群、学养深厚之人。一部分“专注力强、才智超群、天资适宜学术之人”,在孩童时期被甄选出来,作为有潜力的智识精英施以学术教育。成年男女中的优秀者,经过荐举之后亦有机会增补进入智识精英的行列。乌托邦对智识精英在学术与道德方面有强制要求,未达到预期标准的候选人,淘汰之后退回到体力劳作者行列。在智识与道德方面始终表现优秀之人,“免除一切体力劳动,专注于学术”,传承乌托邦的价值观与学术水准,并且承担起为公众服务的责任。

  乌托邦人对传统学术存有浓厚兴趣,学习“音乐、逻辑、算术、几何,在这些领域的造诣几乎赶得上古代哲学家”。乌托邦人“对于星辰的轨迹、天体的运行极为熟悉。他们巧于设计各式仪器,用于精确地观测太阳和月亮,以及目力所及一切星象的运行与位置”。关于“潮涨潮落,大海的含盐量,天体与世界的起源和性质”,乌托邦人的某些观点与古代哲学家相同,但是也提出了一些新的解释。

  乌托邦人“收藏有普鲁塔克的作品,也欣赏琉善的快乐诙谐”。乌托邦人吟诵诗词歌赋,阿里斯多芬、荷马、欧里庇德斯、索福克勒斯的作品,都保存有“阿尔都斯小字印刷文本”。乌托邦人阅读历史,希罗多德、修昔底德撰写的史学著作都存书在册。乌托邦人学习医学,希波克拉底、伽伦的著作都在他们的阅读范围之内。拉斐尔在第四次航海远行时,为乌托邦人带去了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著作,还有泰奥弗拉斯托斯的植物学著作、赫利奥斯与斯科里德斯编写的辞典。

  莫尔推崇古典希腊哲学,认为优秀的哲学思想存在于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的著述之中。对于希腊哲学的热爱,也传导给了《乌托邦》塑造的人物。拉斐尔并非仅仅是“帕利努鲁斯式的水手”,还是《荷马史诗》中“英勇善战、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国王”,是“哲学家柏拉图这位古代智慧的化身”。希腊语是学习古典哲学的必备语言,拉斐尔“虽然学会了拉丁语言,但是在希腊语言的造诣方面更加渊博精深……因为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哲学的学习之中”。乌托邦人“轻而易举学会了希腊字母,词语发音清晰,背诵记忆迅速,并且能够准确无误地复述”。“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他们掌握了希腊语言,可以流畅地阅读名家作品”。莫尔并不否定罗马文明的价值,成就于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与诗人也得到了他的赞许。然而在莫尔心目中,希腊著述的重要性占据第一位,拉丁著述的重要性位列第二。

  莫尔奉行广义的“哲学”理念,将一切学术都纳入“哲学”的范畴,不同学术之间只有自然哲学、政治哲学、伦理哲学之类的区分。依照莫尔的理念,乌托邦是一个哲学的国度,乌托邦的成员都是哲学家。乌托帕斯在“乌托邦”创建伊始将一个“没有哲学”的蛮荒之地,发展成为“哲学之城”。哲学不仅用来提升乌托邦人的智识与道德水准,塑造正直善良的人格,而且提供治国之道。莫尔持有“哲学治国”的理念:如果哲学家成为国王,或者国王致力于哲学研习,“由此可以带来完美的幸福快乐”。

  乌托邦价值体系的核心: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