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封宗信:日常语篇的文学性与片段随意拼接中的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4日 11:50:56

《人民文学》2011年第3期“短篇小说”栏里发表的作家须一瓜的《小学生黄博浩文档选》(下称《文档选》),由十六个长短不一的片段构成,内容大都是学校和家庭生活中的繁杂琐碎事件。作文、日记、信件、检讨书、博客等体裁混杂,语言表达随意、调皮,堆砌了大量成语和俗语,书面语与口语、日常语言与网络语言交织,几乎每一个片段都在跑题,片段之间也没有明显的联系,非常符合一个典型的小学生笔下未经打磨和雕琢的文档特征。但按文学惯例仔细阅读会发现,作者用“陌生化”的艺术手段巧妙地展现和还原了现实生活的本来面目;用深藏不露的叙事技巧把零碎的片段编织成一个具有高度连贯性的有机整体;以我们熟悉的小学生图式为背景,借其清澈的视角和有限的写作水平,颠覆了叙事小说的常规,不但为文学阅读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且以看似非常真实的虚构语类,刷新了我们对“小学生”和“小说”的认知图式,对我们探索日常语篇的“文学性”和片段随意拼接的“叙事性”及探讨语言形式与文学意义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文本。

二、文本

《文档选》包括:黄博浩记述给外公买报纸的《一件小事》,因恶作剧致课堂大乱而写并被老师批得一塌糊涂的《检讨书》,描写一个奇异家庭组合的《可爱的家》,极力恪守套路但又明显跑题的《致贫困山区孩子的一封信》,参与班干部竞选的《竞选卫生委员发言稿》,生搬硬套、文不对题的《春天来了》,情真意切但毫无内容的《致台湾小朋友的信》,离经叛道但感情真挚的《我最欣赏的人(博文)》,自说自话夹剽窃抄袭的《我心目中的大海》,令人捧腹但发人深省的《家庭趣事》,情窦初开却少年老成的《香喷喷的女孩(博文)》,缺乏逻辑组织但不失智慧火花的《一句名言的启示》,用“流水账”表现故事情节的《博客小记》(两篇),琐碎至极但不乏幽默的《一件终生难忘的事》,夹叙夹议的《致“春光乍泄”生日快乐(博客回复)》。

这些片段,大多没有完整的人物和情节。在一个个事件的进程中,蜻蜓点水,读者看不到时空上的连续性,也很难看到篇章的完整性。既没有明显的叙事性,片段之间也没有明显的逻辑联系,完全不符合我们阅读小说的经验和习惯。如果读者从小学生的视角去看,其中的似是而非、颠倒黑白、爱憎不分,细节上的不厌其烦,行文上的思维混乱等,非常真实。虚构人物黄博浩的“文档”,除了他提交给老师的作文,还包括他的日记、书信、随笔和网络日志,其中涉及学习、同学关系、喜怒哀乐等有一定私密性或不愿示人的文字;既有老师对他的尖锐批评(如用词不当、主题不突出、观察和理解不正确、夸张过度、无中生有、抄袭等),也有他与老师跨时空的对话(如对自己抄袭行为的狡辩和敷衍);既有自己的反思(竞选卫生委员失败后的反省分析),也有对人和生活的独到观察和对亲人们刻薄的看法和评价。作者把可以公开的和非常私密的小学生文档一股脑呈现在读者面前,看似杂乱,实则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形成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小说文本。

须一瓜塑造的聪明、淘气、学习不用功、成绩不佳、内心感情十分丰富的小学生,把生活中所见的种种细节一览无余地记录下来,用习作、日记、讲演稿、书信、随笔和博客文档等一个个零碎的片段呈现出来。在描述和叙述上,文字如脱缰野马,不加修饰,从标点到行文,非常随意,不但夹杂许多生搬硬套的成语和俗语,而且夹杂了大量与其年龄和认知能力不符的成人语言。

读者通过充满童趣和童真的生活记录,会发现小学生黄博浩的天真和淳朴与成人的世故和虚伪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他的故作成熟丝毫没有掩盖住他的天真无邪。他的童言无忌恰好点破了成人世界里有所顾虑的东西。须一瓜通过零星、琐碎片段的拼贴不断打破了读者的已有的小说图式,在平凡的小人物视角下暗度陈仓,制造反小说 (antinovel)叙事。可以说这是中国作家在小说文体和叙事技巧上的一个大胆尝试和创新。

三、分析

一般读者的认知图式里,“文档”是个既普通但又不易准确定义的概念。本文分析这篇“小说”的主要原因是,从整体上看,这是一个后现代先锋作家最娴熟地使用文体学和叙事学技巧,深藏不露地把最琐碎最看似没有叙事价值的细节堆积在一起,刻意制造一个极具叙事价值的创造性写作范式,算得上是以最“蹩脚”的写作方式取得最佳叙事效果的范例。笔者在第二届全国认知诗学研讨会上用英文做的大会发言里指出,用文体学和叙事学方法分析这部短篇小说,最先遇到的困难是,无法用同等“蹩脚”的英语再现其语言特色(It’salmost impossible to re-present the creatively bad writings in equally badEnglish)。第二个困难是,如果要把这些文档按“主题”分类并分析,就会破坏原作文脉。第三个困难是,每一个分析角度,都会涉及全部文档。如果只取某一段或其中几句话,无法审视原作的艺术魅力。恰恰是那些语言不规范、滥用成语、结构松散、逻辑线条混乱的随意性,以汉语特有的语法逻辑构成了该文本反叙事话语和违背小说结构的特色。

语言图式的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