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守望文学浩瀚的星空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31日 04:33:25

  “用文学讲好中国故事,有助于改变‘文学逆差’,让国际社会重新看待中国制造、中国力量、中国方案。”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曾经说过:“最初的、从动物界分离出来的人,在一切本质方面是和动物本身一样不自由的,但是文化上的每一个进步,都是迈向自由的一步。”我经常想,文学也许就是人向自由迈出的其中一步,它肯定会是人类最早掌握的,用以满足人类内心需求的文化形式。

守望文学浩瀚的星空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镌刻人类自由进步的足迹

  如果有幸乘上回溯历史的快艇,我们就会逐步知晓,文学的诞生和演进经历了漫长、复杂而引人入胜的有趣过程。长城、罗马斗兽场、金字塔是那样的辉煌,但也无法与文学这种文化奇迹相比拟。我们每天说的话,发出的讯息,许多都能算作文学作品。人类交谈、打比方、讲故事,用抒情诗来咏唱自己的内心世界,倾诉自己的欢乐与悲伤,抒发自己心灵的呼唤,无不是精神创造意义上的“发明”。

  中国古人认为“不学诗,无以言”。“诗书礼乐易春秋”,文学排在第一位,是古人素养最基本的构成要素。文学所具有的精神超越性,鼓舞着人们应对自然、应对自我、应对生活所提出的问题,抚慰人的心灵世界,满足人类灵魂的内在要求。好的文学体现着一个民族最富活力的呼吸,如同肌肤般与人的日常存在、精神渴望相关。仰望文学这无比浩瀚的星空,我们会发现,上面刻着人类进步发展、持续探索的足迹,描画着人类理想、希望、欣喜与忧伤的图景。

  文学有巨大的磁性,吸引了无数立志摆脱命运牵引的人们。如一位作家所说,写作改变人,会将一个刚强的人变得眼泪汪汪,会将一个果断的人变得犹豫不决,会将一个勇敢的人变得胆小怕事,最后就是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个作家。这便是作家的宿命。

  但成为作家路途上的艰难并没有熄灭人们飞蛾扑火般的勇气,因为成为作家和诗人开辟了迈向自由与进步的可能,以至于法国诗人拉马丁说,“在一生中连一次诗人也未做过的人是悲哀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26岁时写下《准最后审判》:“我在内心深处为自己开脱吹嘘:/我证实了这个世界;/讲出世界的稀奇。/别人随波逐流的时候,我作惊人之语,/面对平淡的篇章,/我发出炽烈的声音……”表明我们可以为证实在这个世界上所取得的一切而自豪,可以因写作融入社会的进步而骄傲。

守望文学浩瀚的星空

  梁鸿鹰:1962年生于内蒙古自治区,文学硕士。文艺报社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出版评论集《守望文学的天空》《文学:向着无尽的可能》《向道与叩问》《写作的理由》。有译作、散文若干。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文学重述人类对生活的学习,对世界的探究。文学不是理念、观念、概念的展开,不是省事的口号、标语,更不能成为随意的涂抹、不负责任的狂言。文学拒绝复制新闻、拷贝陈述、沦为生活的简易说明。文学处理有关人生、世界、自然、情感、人性进展方面的话题,文学不拒绝对“僻静”思想空间的反映,避免单调的合唱重唱。

  此外,文学可以探究生活真相,破译人心奥秘,像要勾画人类“命运路线图”那样,给人以信心。好的文学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可以启迪思想、陶冶人生,一扫颓废萎靡之风。我们徜徉于文学的世界之中,可以领悟人生或世界的进步,以坚定生存信念,找到个人的理性目标。

  文学的巨大魅力在于让人懂得,生活不是毫无头绪的存在,而是充满着各种可能性与选择性的生机勃勃过程,在文明演进的岁月中,文学无微不至地帮助人类建立自己的价值系统,并形象地昭告:人本来什么样、应该怎么样。文学还通过所塑造形象的“现身说法”试图去确立公众的价值信仰,以人物形象作为榜样影响公众,从而将公认的价值观融入个人日常行为、生活细节中。

守望文学浩瀚的星空

2017年7月30日山东书展上,济南市民选购书籍。光明图片/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