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新时代青年作家写作的窘境和难题|文学自由谈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31日 09:11:38

新时代青年作家写作的窘境和难题|文学自由谈

2020-07-27 08:19 来源:中原作家群

原标题:新时代青年作家写作的窘境和难题|文学自由谈

为深刻把握新时代的本质和主流,鼓励青年作家承担时代生活使命,5月28日至31日,以“新时代青年写作的可能性”为主题的青年作家批评家研讨会在广西南宁召开。本次研讨会由中国作协青年工作委员会与《南方文坛》杂志、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联合主办,邀约“60后”“70后”“80后”“90后”四代作家和批评家,从自身创作与观察出发,共同探讨青年写作与时代和现实的关系。

——编 者

新时代青年作家写作的窘境和难题|文学自由谈

邱华栋(中国作协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

“青年写作的可能性”既代表了一种充满期待、朝向未来的长远注视,也关联着一系列极富现实感与指向性的当下话题。例如,青年写作的现状和趋向是怎样的,我们期待从青年写作中看到什么、而它已经呈现给我们的东西又是什么;青年写作的内外维度应当如何拓宽、它的能量潜力应当怎样激发;当下青年写作中是否存在着某些惯性限囿、突破这种限囿的动力又应当向何处找寻,今天的青年写作是否以及如何更充分地展示出这一代作家的风貌特质和当今时代的精神主题等等。因此,本次探讨既涉及对“青年写作”概念本身的厘清、思考,也涉及对青年写作当下创作研究现状的梳理、分析,更涉及对青年写作未来发展趋向的判断、引领。它是务实的、也是务虚的,是具体的、也是宏观的,它的花果枝叶体现为一位位年轻的作家、一部部崭新的作品,它的根脉土壤则深刻勾连着中国文学的总体想象和宽广未来。对于青年的意义,我们不必过度神话,就文学而言,我们讨论青年写作,也正是要借由青年作家的创作,去尝试走进青年人的精神世界,去通过青年人的笔和眼,阅读、理解这个我们共同身处的时代。

新时代青年作家写作的窘境和难题|文学自由谈

吕洁(广西文联党组书记、主席):

“文学桂军”作为广西的文艺品牌之一,在国内文坛一直备受关注。而有“中国文坛批评重镇”美誉的《南方文坛》,二十年如一日,致力于培育青年作家批评家的成长成熟,每年都以不同的主题,为广西文艺青年人才举办培训班,此次研讨会就是在中国作协青年工作委员会指导下召开的。希望广西青年作家珍惜此次学习与提升的机会,苦练本领,不负韶华,在写作中体现青年作家的人生意义和使命担当。

新时代青年作家写作的窘境和难题|文学自由谈

张燕玲(《南方文坛》主编):

年初在南京评审“扬子江文学排行榜”时,我惊讶小小年纪的丁颜的《有粮之家》,周恺的《苔》写得有历史感,以新的家族叙事写出人在困境中的相助相望,当然也存在一些普遍性的问题,我便与有同感的何平商量做“青年写作的可能性”专题笔谈,刊发于《南方文坛》第3期。“可能性”的研讨是个开放的切入点,也是量大无穷的变数,更是期待讨论多一点问题意识,从而发掘无限的可能性。在座的是四代人,但我们又是同时代的人,都共同经历这个时代的巨大考验,写作也面临着重重的困难。我们将如何前行?如何多一点讲好中国故事的现实关切和忧患意识,从而与历史、时代、现实建立一种关系,让我们的写作更有尊严与意义。

新时代青年作家写作的窘境和难题|文学自由谈

东西(广西作家协会主席):

这次开会的地方是古岳坡,是广西一位著名词作者的家乡,他曾经写过一首著名的歌词。广西剧作家胡红一曾认真地研究这首歌词,发现最好听的部分是衬词部分,比如“阿哩哩”,由此他联想到《好汉歌》里的“嘿儿呀,咿儿呀,嘿嘿嘿嘿依儿呀”,于是他得出结论:歌词不难写,只要把衬词写好即可。由此,我产生了创作上的联想。由于现实过于丰富复杂,或者说作家的概括力退化,现在流行一种“衬词化”的写作,就是重点写“嘿呦嘿嘿呦嘿嘿……”通篇看不到作家的指向,只是玩修辞,不管是年轻作家或像我这样的中年作家都要警惕“衬词化”的写作。歌词可以通过作曲来弥补,让衬词好听,但如果作家的“衬词化”写作被认可,评论家们会很累。

新时代青年作家写作的窘境和难题|文学自由谈

徐则臣(《人民文学》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