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新媒体时代的文学读写(文学聚焦)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31日 14:08:02

新媒体时代的文学读写(文学聚焦)

 
 

  在新媒体深度融入当下生活的今天,每每谈及它对文学和文化生活的影响,许多人总不免下意识地产生错觉——比如把新媒体从形态和功能上视作铁板一块的整体,进而也把我们面对新媒体的因应调适之道,设想成几个固定的招数。

  这样的错觉,源于对新媒体发展来路的漠视或淡忘。梳理这一过程及其对文学阅读与写作的影响,有利于我们深入把握新媒体时代文学读写的状况,更切实地找准文学在当下生活中的定位。

  个性表达与类型化集聚并存

  新媒体介入文学读写,始于上世纪末互联网初兴之际,其典型表现是门户网站设立文化读书类的专题频道和BBS社区论坛,紧随其后问世的博客也开始大量承载文学内容。由此,文学读写开始向印刷纸媒之外的数字虚拟空间加速延伸,文学文本的写作者、阅读者和传播者之间的即时互动也更加便捷。直到今天,扩展存储、传播空间,提升多边互动体验,仍是新媒体与文学读写的连接不断深化的基本趋势。

  1999年11月,汉语世界第一部网络小说实体书《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出版。当时几乎没有人能从这个看似偶然的事件中,料想到我们惯熟的文学生活样态和读写方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1997年至1998年,搜狐、网易、新浪三大中文门户网站及其BBS社区论坛相继创立,为文学作品和文学信息的传播与存储,开辟了一片前所未有的网络飞地。

  这时,以互联网和数字化为基础的新媒体尚处于充分成熟之前的发育阶段,对文学的影响还停留在局部层次和量变阶段。但是,新媒体对传统文学生活空间升维扩容的第一重影响,就此落地显效,并持续强化。

  2000年引入中国、2004年至2005年间实现多门户布局和本土化推广的博客,突破了纸质出版的制约,每一个写作者拥有了即时传播自己作品的便利。此后两三年,通过发布散文式的博客日志来展示个人文学爱好成为潮流。恰在这一时期,“榕树下”等早期网络文学门户网站,在技术架构和使用功能上全面超越个人主页和BBS,建立起网络文学门户网站的标准形态,并实现了第一轮的商业盈利和市场转化。

  随后,原本集纳小说、散文、诗歌等多种体裁作品,兼容精英和大众、高雅和通俗多种风格的网络文学门户网站,逐渐收缩范围,削减和排斥不利于凝聚高人气的文类,转向主推高度类型化的长篇通俗小说。这背后最直接的缘由在于网络文学网站所关联的作者和读者,在市场作用下,变身为依托量化生产和规模化服务的网站用户和行业客户。过多的文类、风格和相对高冷的个性表达,成了提升量化效能、扩大平台规模的障碍。博客兴起带来的个性化在线写作热潮,与网络文学门户网站的市场化和商业化洪流就这样同步涌动、混杂并行,把“新媒体+文学”的进程导向纵深。

  微书写冲击书面语修辞传统

  网站开辟的文学读写飞地,一度被形容为“无远弗届”。博客确立起的个性话语空间,让人们感受到推崇个性的传统文学余韵;网络小说的产业化潮流和微博的新兴,又沿着不同方向,将差异化的文学读写模式,细分给了不同的垂直用户群。文学读写在远观仿佛无远弗届的网络空间里,随之呈现出阡陌纵横、村落星散的近距景观。

  个性化的博客写作在短暂盛行之后猝然陷于低落,程式化的网络小说写作却一路行情高涨,支撑起气势冲天的一个新兴文化产业。从中我们发现,新媒体可以同步同等地给文学人口群落,施加分众和聚众两种作用。前者造成了博客写作态势的骤起骤落,后者促进了网络小说的市场化和产业化。反过来也可以说,同样的用户群,会到博客读写中去感受和凸显个性差异,也会到网络小说的读与写中去寻求认知公约数、构筑精神同温层。而这,正是新媒体带给传统文学生活方式的第二波冲击和第二种影响。

  2006年在国外起步、2007年在国内启动运营的微博,起先一度被当作博客的缩微版,其基本功能也很像衍生自博客。但更加突出的人际互动特点、更加强化的社交密度与时效性,很快使微博甩掉博客,冲到了新媒体队列前端。

  微博密织个人社交纽带,提高人际互动频率,不断延伸用户的信息感知和信息集散边界,最终把自己的功能推进到扩充用户生存体验、构建用户虚拟人格和虚拟主体意识的新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