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余华《文城》居《收获》文学榜首,最受关注的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3日 11:15:08

  1月10日晚,2021(第六届)收获文学榜正式公布,评出了年度长篇小说榜作品5部、长篇非虚构榜作品5部、中篇小说榜作品10部、短篇小说榜作品10部。其中,余华的《文城》位列长篇小说榜榜首,陈福民的《北纬四十度》摘下长篇非虚构榜第一,孙频的《以鸟兽之名》与钟求是的《地上的天空》分别领跑中篇小说榜与短篇小说榜。

  收获文学榜由《收获》文学杂志社创办于2016年,分为“长篇小说榜”“长篇非虚构榜”“中篇小说榜”“短篇小说榜”四个榜,力图将年度最值得品读、最值得关注的华语原创文学作品呈现在公众面前,体现当下文学创作的实绩与探索。

  本届上榜“长篇小说榜”的作品有余华的《文城》、林棹的《潮汐图》、林白的《北流》、东西的《回响》、范稳的《太阳转身》。

  在终评委、文学评论家潘凯雄看来,五部作品各有特点,都令人印象深刻。它们有的实现了作家本人的重要突破,比如余华在《文城》里更会写善,写爱,写柔软了,《北流》所触及的社会现实和时代变迁是林白过往作品里少见的,也是最打动人的;有的实现了某一题材的重要突破,比如以脱贫攻坚为主题的《太阳转身》是去年主题写作中最好看的虚构类作品,它充满了文学性。而《回响》这样一部双线叙事的作品既有悬疑小说的壳,又触及人性深处;还有的是对青年一代的肯定和鼓励,“坦白说,《潮汐图》对我个人而言有点难以理解,但我并不因此否定这个作品,因为它的想象力、语言、历史纵深感、虚构能力都是非常完整的,在此前的中国文学作品里几乎找不到可比的文本。”

  终评委、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莉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21年是长篇小说大年,有很多优秀的作品问世,因此长篇小说评选很难抉择。“榜单的亮点在于既有余华、林白、东西等作家的新长篇上榜,也有林棹这样的后起之秀的到来。林棹的长篇非常有想象力,让人惊艳,《潮汐图》为当代文学和当代女性文学创作带来了惊喜,非常值得期待。五部长篇风格各异,都是对当代文学写作边界的有力拓展。”

  再看“长篇非虚构榜”,上榜作品依次是:陈福民的《北纬四十度》、陈冲的《轮到我的时候我该说什么》、李兰妮的《野地灵光:我住精神病院的日子》、李红梅与刘仰东的《向北方》、杨潇的《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

  “长篇非虚构主要看两个方面,一是题材,一是作者的行动力。”潘凯雄表示,陈福民的《北纬四十度》是历史叙事文学化的一份重要尝试,陈冲在《轮到我的时候我该说什么》中所呈现的文学功底也让人非常吃惊,抑郁症患者李兰妮在精神病院生活一个月写就的《野地灵光:我住精神病院的日子》可谓一部“生命之书”,《向北方》谱写了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历史上的辉煌篇章,《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则是西南联大相关书写里难得的将“行走”与“阅读”真正交织起来的作品。

  在非虚构作品评选中,张莉也特别提到了“行动力”。“五部作品的作者其实都是很有行动力的写作者,尤其杨潇的《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是给当代非虚构写作带来冲击的作品,非常难得,我很喜欢。”

  “中篇小说榜”上的作品有孙频的《以鸟兽之名》、黄立宇的《制琴师》、艾伟的《过往》、韩松落的《我父亲的奇想之屋》、尹学芸的《鬼指根》、白琳的《玫瑰在额头上》、王凯的《星光》、李宏伟的《月球隐士》、林那北的《仰头一看》、默音的《梦城》。

  “比较让我吃惊的是黄立宇的《制琴师》,这篇我特别喜欢。”终评委、复旦大学教授金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初读时就感觉这篇总体风格和别人不一样。“《收获》公布入围名单时,我还在朋友圈感慨了一下此君居然从未耳闻,后来听很多浙江作家给我介绍。在新世纪前后有过一段‘论坛文学时代’,展现出未被此后的‘网络文学’所收编的可能性,黄立宇是当时‘新小说论坛’的核心人物。我觉得这篇小说有一种‘古早味’可能就来源于此。收获榜单奖励《制琴师》,在我看来也是向一种沉郁、坚韧却历久弥新的文学态度和文学技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