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海外中国科幻文学研究新趋向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5日 03:24:13

海外中国科幻文学研究新趋向

受访者/供图

宋明炜,美国华裔学者,复旦大学文学硕士、哥伦比亚大学文学博士,现为美国威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教授、东亚系主任。兼任瑞典乌普萨拉大学汉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博士生指导委员会成员,美国现代语言协会(MLA)理事,美国《科幻研究》(Science Fiction Studies)杂志编委。其专业领域涉及中国现代文学、比较文学和科幻文学,出版英文专著《少年中国:民族复兴与成长小说(1900—1959)》(Young China: National Rejuvenation and the Bildungsroman, 1900-1959,2015)等,编选《转生的巨人:21世纪中国科幻小说选》(The Reincarnated Giant: An Anthology of Twenty-First Century Chinese Science Fiction,2018)等,出版中文专著《浮世的悲哀:张爱玲传》(1998)、《批评与想象》(2013)、《中国科幻新浪潮:历史·诗学·文本》(2020)等多部,发表中英文学术论文若干篇。曾获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王安学术奖金、普林斯顿大学高等研究院迪尔沃思奖金、《上海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中国当代科幻小说在21世纪初期再度兴起之后逐渐进入一个繁荣发展期。刘慈欣的《三体》由美籍华裔科幻作家刘宇昆翻译成英文,并于2015年获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郝景芳的《北京折叠》于2016年获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中国科幻文学研究近年来在西方学界异军突起,成为一个学术热点。美国华裔学者、威尔斯利学院东亚系主任宋明炜教授是中国科幻文学研究热的推动者之一。正如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王德威教授所云,宋明炜“这些年推动科幻研究不遗余力,不仅成一家之言,甚至赢得‘科幻教父’美名”,其研究和理论创意为这一领域注入一股勃勃生机。近日,笔者通过微信、电子邮件等方式多次对宋教授进行远程采访,主要围绕中国当代新科幻文学(他定义为“中国科幻新浪潮”)的“反类型化”特征及文学史价值等展开相关议题,由此接续五四新文学的科学精神与另类的现实主义文学传统。

中国当代新科幻文学的创新性、先锋性

  张清芳:据我们所知,您在哥伦比亚大学师从王德威教授攻读博士学位时,毕业论文做的并不是科幻文学。然而,这十几年来,您孜孜不倦地研究、发掘,在中国科幻文学研究这一领域倾注了大量心血,且成果令人瞩目。能否请您从自身学术研究的角度,谈谈您后来为何专攻中国科幻文学研究?

  宋明炜:我从十多年前开始转向中国科幻文学研究,其中一个主因是我发自内心地喜欢科幻小说,从小就爱读。其实我的博士毕业论文题目是《少年中国——民族复兴与成长小说(1900—1959)》,主要内容是以“青春”话语为主线,对中国现当代长篇小说进行形式解读。这也是我的第一部英文专著, 2015年由哈佛大学亚洲中心出版。我在撰写博士论文时,就注意到中国科幻文学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最初关注科幻有点像是写作过程中的自我调节。而我最终转向研究中国科幻文学,除了热爱之外,实际上还存在很多偶然因素。例如,我在2010年应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胡志德(Theodore Huters)教授邀请做中国科幻小说的翻译项目,随后就收到美国《科幻研究》杂志约稿写有关论文,就这样开始研究科幻文学,不过当时并没有想到它会成为我以后的一个主要研究方向。

  现在回顾一下,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我的这两个课题之间实际上有内在关联,中国科幻小说研究恰恰是我从一个新角度来回答“少年中国”遇到的一些问题,对未来的想象、对人的重新定义等。具体说,“少年中国”中的问题属于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期中国作家和知识分子所面对的一个人文主义问题,即个人的成长与现代国家的诞生和成长有同构性,“民族复兴”及“青年成长”都依据“成长模式”塑造出现代中国与中国人的主体性。从某个角度说,中国科幻小说恰恰是这个主题的一个“倒影”,因为科幻小说中出现的人物已经不再仅仅是某一个国家的人民或在人文主义意义上的个人与个体,他们要面对、要处理的往往是超出人类的宇宙问题,需要通过算法、科学规律与很多“非人”的范畴才能够加以了解。

  如果说“少年中国”的思考是人文主义的,即以人类形象为中心进行考察的话,那么中国科幻小说就是“后人类”的,是从技术和算法等“科学”层面来重新考量人文主题。我不认为当代的“青春小说”必然是对中国现代“成长小说”的继承,因为当代的所谓“青春小说”往往已经不再承担历史主题,反而认为当代科幻小说是对“成长小说”提出的问题作出的新的回应。科幻处理的是一个高度“技术化”时代的“后人类”主题,承担我们现在面对未来时所产生的各种焦虑及面对未来的各种可能性的伦理后果,所以当代科幻小说恰恰与“成长小说”相似——二者的内容主题都是处理“未来”:“青年”代表着未来,当代科幻小说同样是想象未来。如果说“成长小说”是人文主义所对应的一种完美小说形式,那么中国当代科幻小说就是当下科学技术时代所对应的一种最重要的文学表达方式。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当代科幻文学研究正是我从事中国现代成长小说研究的一个延续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