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天美文学网|天美文学作品|青春文学网站
菜单导航

网络文学的现状与可能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3日 20:45:23

网络文学的出现并兴盛,给“传统文学”带来了一重新的含义。以前人们所谓的传统文学指的是古典文学,与之相对应的是五四以来的新文学;现在的传统文学,指的是纸质文学,与之相对应的是网络文学。五四新文学的出现,是以反对旧文学即古典文学为标志的,然而在新的网络媒介的映衬下,新文学却与它所反对的古典文学被归为一类,统称为“传统文学”。

正如任何命名都意味着一种权力,在一个以“新”为正面价值的时代,将纸质文学命名为“传统文学”,代表了网络文学将纸质文学扫进历史的冲动。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之“新”,就文学载体而言,是语体文取代了文言文;就价值观念而言,是横向移植来的现代价值取代了中国的传统价值。网络文学之“新”,首先也体现在媒介的转换,以及由媒介转换带来的文学生产方式对纸质媒体限制的突破。

今天的人们提到网络文学,往往指的是网络类型文学,因为无论在作品数量、受众以及所凝聚的资本与流量方面,类型文学显然都是网络文学中一个巨无霸式的存在,以至于被当作网络文学的代称,许多网络文学的从业者和支持者宣称网络文学已经取代纸质文学成为“主流文学”时,所指的也是网络类型文学。

网络类型文学由于媒介和生产方式的不同,自然产生了许多与传统纸质文学不同的特质,譬如由于商业资本的介入,网络类型文学彻底以读者为本位,以模式化的方式分门别类地为读者制造“爽点”,网络写手成为白日梦的织造者,对读者进行麻醉式的心灵按摩,使其满足于梦游式的“一晌贪欢”。网络类型文学的生产与消费流程,真正地实现了“顾客就是上帝”这一俗语。网络类型文学的核心要点在于功能性的“网络”,而非审美性的“文学”。

不过如果撇开既定的“新”与“旧”来看网络文学与纸质文学的话,则可以看出网络类型文学“新”得其实很有限,甚至呈现出“似新实旧”的特点。如果我们在“古典”与“本土”意义上理解传统的话,则网络类型文学与传统(而不一定是传统文学)之间联系的紧密度其实远甚于五四以来的新文学,甚至可以说网络类型文学是传统文学越过新文学的隔代遗传。

网络类型文学的写作资源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源自欧美的流行文化,一是动漫、游戏文化(所谓AGG)的影响,一是中国传统文学以及五四以后被压抑的通俗文学。新文学作为一种横向移植的精英文学,与传统文学是一次断裂,虽然在文学载体上采用了传统通俗文学的白话语体,但也只是借助传统文学中的边缘力量以反对正统。胡适撰写《白话文学史》为白话文学张目,鲁迅即认为他有过度向历史中寻找例证的倾向,认为“白话的生长,总当以《新青年》主张以后为大关键”。在思想和审美层面,新文学也更多地是师法西方现代文学,以改造而非迎合本国读者的思想与趣味。而传统白话文学作品,在新文学的倡导者们看来,也需要经受现代文学观念与时代价值理念的检验与淬炼。周作人的著名理论文章《人的文学》,便提倡人道主义(个人主义的人间本位主义),并以此检验中国旧文学。而在周作人这一现代观念的审视之下,中国传统文学达到及格线以上的极少,可见五四新文学之于传统通俗文学,所取的主要是“白话”的形式,而同时要对其不符合现代价值观念的思想内容做消毒处理。所以它虽然取法传统文学中的“俗文学”,自身却是雅文学,尽管注意大众,其指向则在启蒙,目标在通过文学改造其思想,而非固化其既有观念,对于同样以白话文写作而迎合大众趣味、带有旧式道德观念的“通俗文学”,并不予以认可。因而五四新文学的批判指向,一面是以诗文为代表的传统正统文学,一方面是“黑幕小说”、“鸳鸯蝴蝶派”、“武侠小说”等通俗文学。

也正因如此,五四新文学虽然在意识形态层面成为主流文学,但就读者数量而言,并不能超过鸳鸯蝴蝶派等通俗文学。鲁迅在一般民众中的接受度,也不能超过张恨水和还珠楼主,以及更晚近的金庸、琼瑶。而网络类型文学,既以读者为本位,要为读者提供更为友好的阅读界面与阅读体验,尽量避免太过陌生化的审美冲击,自然要迎合而不是挑战(如五四新文学那样)读者的审美趣味、心理结构、伦理观念,所以反而显出更具保守性的文学观念。从文学渊源上说,网络类型文学以中国传统话本、明清通俗小说为远祖,以五四以来被新文学主流压抑的武侠、言情等为近祖,更具有本土性。